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修仙从做鬼开始第八百六十七章天雷炼体

发布时间:2020-01-24 22:20:16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八百六十七章 天雷炼体

就在他赶路之时,远在冷月星的老巢却遭遇了不速之客,十余名行踪诡秘的修士,不知用什么方法找到了四峰山。

为了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入山谷中,这些人盯上了五名在附近猎杀妖兽的低阶弟子,谁知他们的行为早就被暗藏的“沧海观灵预警禁阵”捕捉到,而他们的真容则呈现在了三座堡垒悬挂的古境中,这三面古境乃是秦川仿制昊天境专门炼制的识别身份的法宝。

负责值守的炼虚期鬼奴,第一时间将情况传给了老白,老白迅速发出警示,山谷中的秦家人和那些修为低下的修士纷纷激发传送玉符进入地宫之中避难,而在家的慕容芊芊、沐小雅、宁曦月、薛云、混沌魔莲和巨力牛魔等人马上进入戒备状态,另有人通过传送阵到宗门报信。

那十余名修士见身份暴露,二话不说开始了强攻,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区区一个山庄,充其量只是一个中等修仙世家的规模,采用的居然是仙级阵法,而且还是里外两重,内层是欺天幻灵大阵,防御力不错,又能遮掩天机;外层则是攻防一体的“冰风雷”奇绝阵,三座堡垒正是这座大阵的阵眼所在。

尺许长的冰锥密集如雨,冰风暴席卷天地,雷光炼狱化为的爆裂光,将进入阵法范围的众人覆盖其中,换成一般人,只一轮攻击恐怕就要遭受重创,但是这些人修为最低者都在合道期,十几人的组合不亚于一个超级门派的大半高阶战力,在经历了初始的慌乱后,很快稳住了阵脚。

第一层阵法被突破了,三座堡垒忽然各自飞出二十头身着甲胄的傀儡,这些傀儡又与普通的傀儡不同,不仅丝毫不显笨拙,相互间还懂的配合。

此种傀儡道兵自然是秦川的杰作,他在闭关期间,参悟了月玲珑的炼制之法,又与傀儡炼器术结合起来,制作了这种可以像法相一样灌注意象,且更加灵活高阶的傀儡甲士,限于材料的缘故,这些甲士的单体实力只相当于元婴期,如果有更多的高阶材料,他甚至可以炼制出合道期的道兵。

二十头金甲道兵同时打出法诀,数百号磨盘大的金色雷球飞射而出,然后轰然爆裂,化为了雷光之,这雷法赫然是雷动九天的天阶法术。

又二十头银甲道兵齐齐放出飞剑,这些飞剑立即化为无数剑丝席卷而出,傀儡能释放高阶剑修才能施展的手段,这在整个灵域修仙界也是闻所未闻。

再二十名白衣道兵手上的寒冰杖齐齐发出冰封万里的天阶法术。

这一轮攻击,相当于六十位元婴期以上的修士同时发动的攻击,威力叠加之下,就算是真仙下凡,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也要吃个大亏。

进入阵中的十几人见势不妙,立即施展瞬移、挪移等手段,但是阵法内的空间禁制早已启用,所用空间神通全部失败了,无奈他们只好以法宝和术法神通硬抗,有两个防御力稍差的先被雷力破法,又被飞剑破防,最后被冻成了冰砣。

攻击当然并未就此结束,一道覆盖范围极广的黑色光华席卷而至,紧接着万道射线降临,这两道攻击自然是出自混沌魔莲和巨力牛魔之手。

五张符箓化为了五道巨大的符文连成一片,身处其中的众人法力和神识瞬间被禁锢,有这样大手笔的除了沐小雅这个符道大宗师还有谁?

一根短矛如流星般穿透冰砣,然后百道环影狂击而下,施展辣手者慕容芊芊也。

奇寒之气席卷,凝聚大冰封术的当然是宁曦月。

操纵子午问心锥的是薛云,挥动十丈长的狼牙棒砸过去的是金鳌。

老白祭出秦川送给他的三十六口天星剑,以一招流星剑雨,为这一轮攻击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一连串的狂击,将进犯四峰山的十余人一下打懵了,只转眼的工夫,就有三人陨落,数人受伤,若不是其中两个修为最高的早一步激发了六字真言符,仅那大封禁符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在六十名傀儡道兵发动第二轮攻击时,这些人终于展现了他们强者的实力,领域术施展开来,一下将道兵收走了大半,然后开始对三座堡垒展开进攻。

三座堡垒外层镶嵌的是万年寒冰,内层则是寒铁铸造,上边镌刻了无数禁制,要想攻击这花费上亿灵石修炼的堡垒谈何容易?况且身处堡垒中的老白等人也不会让他们舒服的施为,一边操纵大阵,一边祭出法宝和这些人对轰。

大战进行了一柱香的工夫,有两人终于破开欺天幻灵大阵进入山谷中,却发现山谷中空无一人,刚要返回上方继续破阵之时,上百号修士忽然出现,为首的人正是荣蓉老祖,身后跟着杨莲、赵倩、独孤新月、白绮月、皇甫夜雨、沐倾城、林仙儿、钟颜等人,其余全是广寒宫精英。

“杀!”一声令下,进入山谷中的两个家伙被直接轰杀当场,正在攻击堡垒的修士突然发现来了这么多人,心知不妙立即撤走。

老白岂能让他们如愿?一连串的阵诀打出,瞬间形成了一个覆盖百里的巨大冰罩,内里却是狂风肆虐雷鸣电闪,想从容破阵而出必须要先付出代价。

这些人终是有备而来,有人激发了一张大罗金身仙符,高达百丈的金身法相瞬间击破阵法,一行人眼看就要逃出升天。

却在这时,一声脆响传出,宁曦月忽然捏碎了一枚玉珠,时光诡异的逆转了,一下回到了那人取仙符的一刻,紧接着慕容芊芊同样捏碎了一枚玉珠,一股毁灭气息弥漫当场,褐色的符纹光刃漫天飘飞,所过之处万物消融。

沐小雅抖手再掷出十数枚阵符,“五行四相颠倒乾坤符阵”瞬间形成,将这些人困在其中,老白的神族化身、巨力牛魔和混沌魔莲冲入人群展开杀戮,荣蓉老祖等人在沐小雅的接引下也进入符阵空间,双方很快形成了乱战的局面。

以多打少,以逸待劳,又占据主场优势,这场战争没有悬念,半个多时辰后,除了修为最高的一个凭借法天象地的神通和一件能破除禁制的法宝成功逃脱,其它人或是陨落,或是重伤被擒,就此,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结束!

事后,老白和荣蓉老祖分别对两名被擒的家伙搜魂,得知了他们的身份,赫然是从冥界来的佛修。

发生了这件事,秦家上下气氛有些凝重,虽然只是一些建筑和景物遭到破坏,人员上并无重大折损,但是冥界这些人的行为,还是让山庄的人们感受到了危机。

荣蓉老祖把老白和众女叫到议事厅,“这些人来此是为了用你们作为要挟,向秦小子换取轮回盘残片,我建议在他回来之前,你们就不要随意出门走动了,回头我也会跟掌教打个招呼,尽量不安排你们外出公干!”

“多谢老祖,这些战利品您帮忙分给大家,不能让各位同门白出力!”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反正秦小子家大业大,不在乎这点财货!”荣蓉老祖不客气的将一堆须弥戒指和储物法宝收起,这里的财货虽然多是冥界的东西,不过价值之高连她这个散仙都动心,尤其是那张大罗金身仙符,这可是保命的好东西。

善后事宜无须赘述,山庄重建之后,防御更加严密,谷中的居民除了去宗门和曦和城,几乎不再外出。

秦川当然不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经过十年太宇飞行和星际传送终于回到了天星城,梁超龙接过两枚新鲜的草还丹,“小友一路辛苦了!”

“还好,总算是幸不辱命!”

“有件事要跟你说一声,你走后不久,修仙联盟的金长老找你!”

“哦,他找我有什么事?”

“没说,不过看他的神情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秦川大致能猜到是什么事情,告辞之后,从天星城传送到万圣岛,他连传送殿都没出,直接传送走了,之后在天乐星稍作停留,到了天凤星,去了一趟火凤族的领地,然后带着丫丫一起回了冷月星的四峰山。

等回来之后,听说了十几年前发生了袭击事件,这让他非常愤怒,祸及家人,这已经严重触及到了他的底限,不过他也更进一步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对方连这种绑架要挟的下作勾当都用上了,以后难免不会做出更超出底限的事情,所以,当务之急他必须要努力提升实力,以应对将来的危机。

将四峰山的防御体系提升了一个等级后,他进入了半闭关的状态,又几年,金庭玉找上门来,他本来想闭而不见,无奈对方请荣蓉老祖陪同,他只得露面。

“金长老找在下有何事?”

“秦道友何必明知故问,你可知那两名仙使的下落?”

“笑话!我为何要知道他们的下落?”

“秦道友,上界虽然不能直接对你怎么样,却可以通过万族联盟向咱们人族施压,到时候你想过后果没有?”

“那依金长老的意思又当如何?”

“再好的宝物,也要有命去享用才行,只有懂的取舍之道,才能永世长存!”

“金长老,你觉得我是那种为了区区宝物不要命的人嘛?”

金庭玉听出了秦川话中的无奈之意,不由叹惜道:“既然你也是迫于无奈,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如果万族联盟对人族施压,这事恐怕还要你自己来出面!”

荣蓉老祖听到这话有些不乐意了,“金道友,话不能这么说,人族成立修仙联盟就是为了应付外来压力,难道出了事,联盟只会牺牲个人来挡灾不成?”

“荣道友,你也要为咱们整个人族考虑,何况此事本身就是因秦道友而起!”

荣蓉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难听的话,毕竟人族在灵域并非强势族群,有时候无法庇护族人,只能选择牺牲某些人来顾全大局。

秦川心里虽然觉得有些悲哀,不过他从未想过依靠别人,“金长老放心,万族联盟如果向你们施压,我会出面应对,但是丑话说在前边,假如某些人以为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就能逼在下就范,到时候休怪我辣手无情,个人来找我麻烦,我会让他生不如死,门派来找我麻烦,我灭他满门!”

他说出这话之时,强大的毁灭气息爆发而出,金庭玉不由背后生寒,心中却发认定,那两名仙使十有八`九是死在秦川手上,或许是用了一些取巧的手段,但不可否认,这毁灭气息背后所代表的大道必然厉害异常。

这场谈话当然算不得愉快,不过最终还是达成了共识,内部压力由联盟解决,外部压力则由秦川自己承担。

金庭玉走后不久,四峰山终于有喜事临门,秦飞鸣等几人飞升了,一家人终于团聚,这让山庄很是热闹了一番,一扫之前的沉闷之气。

又过数年,兽神宗的莫轻舞也飞升到了冷月星,正式成了秦家的一员。

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秦川带着众子女出外游历一趟,秦飞鸣夫妇正式拜入万长空门下,成为飘渺灵仙宗弟子,秦雨泽留在万符老祖身边培养,秦悦之修习声音大道,跟着辛如嫣修行,其它子女则留在身边。

将家里人安顿好之后,秦川彻底沉寂了下来,大家都知道他身负压力,尽量不去打扰他的潜修。

鸿蒙小千世界的一个角落,耸立着一座由玉石垒砌的殿宇,此时殿内不时传来噼里啪啦电弧炸裂的声音。

殿中心一个不大的水池中,秦川正沐浴在灰白色的雷电中,这些电弧并不显暴烈,但是却让他身体颤动,面容扭曲,仿佛正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按理说以他的炼体层次不该如此煎熬,但是眼下的情况说明这灰白色的雷电很不一般,如果创造出天雷炼仙阵的天阵子看到这颜色特别的电弧一定会惊呼,这根本不是仙雷,而是混沌罚雷,这哪里是在炼体,分明是在作死,因为混沌罚雷是毁灭之雷,经脉根本不可能承受住这种洗练?

秦川当然不是在作死,他所在池中的液体可不是普通的水,而是乙木灵液加入了无数对经脉有修复作用的灵草和仙草熔炼出的药液,如果仅仅是这样,经脉的修复仍然跟不上毁损的速度,他每隔一段时间便服用一枚九转真灵丹和九转还阳丹,如此,终于让破坏和修复堪堪达到平衡状态,不过这样的奢侈行为,就算仙君也会咋舌不已。

(本章完)

菏泽市传染病医院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成都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深圳治疗妇科疾病那里好
廊坊有牛皮癣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