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宋丹丹从没说过拍戏不用剧本处女座都很认真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1:37

宋丹丹:从没说过拍戏不用剧本 处女座都很认真

编剧宋方金

宋丹丹在《美丽的契约》中被指过度“自由发挥”

近日,宋丹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拍戏不是拍剧本”的观点,在编剧界引起很强反弹。《美丽的契约》编剧宋方金前天也发表一篇长微博,矛头直指主演宋丹丹片场随意改戏、将个人凌驾于角色之上等做法,造成作品呈献走样,喜剧变成了闹剧。此举激起更大反响,该微博被转发数万次,引发了关于影视创作中编剧、演员、导演关系的大讨论,也再次引爆了目前影视行业整体不专业、不成熟、不规范的反思。众多圈内着名人士加入论战。

昨天下午,处于风口浪尖的宋丹丹接受了北京青年报专访。她身边的工作人员透露,对于是否解释和回应此事,宋丹丹也有过犹豫,但最终愿意以开放和交流的态度来正面应对,基于个体的事实层面说清楚,行业现象的更高层面希望大家一起反思和探讨。

“我从来没说过拍戏不用剧本”

宋方金微博:从《美丽的契约》成片来看,我剧本里的台词,宋丹丹老师基本都没用,绝大部分由她即兴创作;少量用了的部分,也都是改头换面,加入了她的再创造。戏演得好坏是另一个话题,但宋丹丹老师说她拍戏不需要剧本、到了现场就把剧本一扔确实是实话实说,并没夸大。实际上,我发自肺腑地认为,宋丹丹老师的戏不需要编剧和剧本,只要有一群人执行她的想法就可以了。跟宋丹丹老师合作的制片方实在不该再花一笔钱请编剧。

北青报:你的“拍戏不是拍剧本”言论引起了这次争议,宋方金在长微博里也狠狠批评了你的即兴表演方式,你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创作方法的?

宋丹丹:我从来没说过拍戏不用剧本,作为演员一生梦寐以求的就是遇到好剧本。但如果你要是一直执着地等完美的剧本,那可能大量的时间你都没有工作。因此当你拿到不够完美的剧本时,就要和导演及演员一起二度创作。当然,自己不是每一部戏都拍得尽如人意,但是每部戏我都很认真。我是A型血,处女座,工作起来就特别努力,当然水平有限,但每拍一部戏都希望对制片方负责。

“戏由我主演,是早就定了的,请他来修改和丰富剧本怎么能不考虑是由我来主演”

宋方金微博:她作为一个职业演员,应该尽量去理解人物、塑造人物,而不是让人物来适应她。后来我想,这可能就是目前中国演员最大的问题。现在绝大部分演员,已经丧失了塑造人物的能力,他们只想借助人物展现自己身上最有魅力的那一部分。演员已经不是在演人物,而是在演自己的瞬间,借助这些瞬间,塑造自己。现在的演员,都觉得自己大于人物。我看《美丽的契约》的时候,一直觉得演员与人物的关系很古怪。我找不出词来形容。有一天我忽然茅塞顿开,眼前闪出一行句子:演员在“调戏”自己的角色。宋丹丹老师在面对花美丽这个角色的时候,没有卑微感,没有戏剧感,只有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优越感。她对这个人物是颐指气使的。宋丹丹老师连自己生活中的“你干吗呀你”、“神经病吧你”、“真够逗的”、“真成”等口头禅一并带给了角色,而且带给了她饰演的几乎所有角色。

北青报:另一个被当成“靶子”的言论是,拿到剧本后你说“这个编剧不了解我”。编剧认为,“作为一个职业编剧,我只需了解笔下的人物”,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你的本意?

宋丹丹:“美丽”这个戏应该算是华录百纳和余淳导演与我合作的,具体细节导演和制片人可以对你们说清楚。我记得原本有个年轻编剧我们谈了好几次,后来制片方请来了宋,我们一起开了好几次会,在原有的框架基础上共同商定角色的身份及诸多细节,并给宋定了阶段的交稿日期,因演员们的合同都定了。开机时,他交了几集剧本我忘了,只记得随时面临没有剧本,拍不下去了,导演快疯了……戏由我主演,是早就定了的,请他来修改和丰富剧本怎么能不考虑是由我来主演的这个事实呢?

这个戏不是宋的原创剧本,基本是算作命题作文。我要你了解我,我很真诚,需要你了解我的长处和我的短处,你才可以把戏写好,写得适合我演。如果这个戏是他原创,有冲动就想编这样一个剧本,讲这样一个故事,不是由我来演,你写成什么样都可以,没有人会骚扰你的创作。他那样说是不理性的,也不够诚实。[1][2]下一页“闹剧”的定义并不能代表观众

宋方金微博:最好的喜剧或戏剧来自于结构和人物关系,不是来自于场景和表演。但对于很多演员来讲,更希望以自己的方式解决战斗。所以,大幅度的表情(如挤眉弄眼、放声大笑)、高音量的台词(动辄平地起高声)、习惯性的形体(怎么舒服怎么来),成为近几年荧屏上的主菜。喜剧与闹剧一墙之隔,很多演员不知道拿捏其中的分寸。

北青报:以开头那场戏的改动为例,宋方金提到他原本设计了“结实的人物关系”,被改成花美丽的一个高考梦,能解释下这样改动的理由吗?

宋丹丹:这场戏是导演改的,他让我做一个梦,替儿子高考,引出我为孩子因没有户口不能在北京高考的担忧。我觉得他的改动非常好。

北青报:编剧认为《美丽的契约》剧本经过二度创作,从喜剧变成了闹剧,这样的“定性”你怎么看?

宋丹丹:我不觉得这个戏是“闹剧”,他的定义并不能代表观众。

北青报:对于编剧的指责,以及友表达的对你表演方式的一些负面感受,是否让你觉得经此一事,也有需要反思的地方?

宋丹丹:关于表演,部分观众会说她怎么老“一个样儿”呢?希望演员百变。演员就是用自己的声音、四肢、形象演戏。“一个样”能演好就很不错了,姜文就是姜文,葛优就是葛优,他怎么可能变成“别的样”呢?卓别林一生就“一个样儿”,伟大的演员,了不起的艺术家,没听说美国人想让他变样的。演戏就是给观众讲故事,有快乐的也有悲伤的故事,故事好看演得真演得像就行了,你让我变成蒋雯丽,不如就直接让雯丽来演。当然,观众会觉得我有的戏演得好有的戏演得不好,这很正常,我的确不是每个戏都演得好,但我每个戏的确都很努力。的确戏一开机就好像战士上了战场没有时间跟编剧每天探讨剧本的问题,只能和导演及合作的演员共同探讨了。

“我们自己也有需要反思的地方”

宋方金微博:谁有话语权,谁就会改剧本。除非有行业法规限制。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还是一个无解的难题。谁拳头大谁说了算。实际上,不管那个环节,不管谁,只要拿自己当尺子去量别人,别人永远是不准确的。在没有法规、原则限制的情况下,信任与尊重弥足珍贵。

北青报:这个事件,其实折射了整个行业不专业、不成熟、不规范的诸多问题,并不是简单的你个人和编剧的方法论。作为演员有很多被误解的意思,编剧群体呢,常年的委屈借题发泄一下。长远呢,演员和编剧本没有什么可对立的,大家都希望我好戏好大家好。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宋丹丹:说得非常好。现在电视剧很快餐,制片人拿不到好剧本,可又得拍戏,在剧本不成熟的情况下,剧组就建立起来了……诸多的因素,不建组戏就拍不成了,演员们的档期都很忙,匆忙上阵很普遍,我们自己也有需要反思的地方。但是真的很无奈,你常常不能自己做自己的主。

北青报:宋方金对于编剧、导演与演员健康关系的阐述得到了评论的普遍认可,你怎么看待?

宋丹丹:他的文章太长我没看完,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有价值的建议当然好。

北青报:大意是“在编剧结束的地方,导演开始;在导演结束的地方,演员开始;在演员结束的地方,观众开始。大家像一场接力赛一样,跑完故事的全程,完成从生活到艺术的审美与冲刺”。

宋丹丹:宋的这话说得对,但问题是《美丽的契约》这个戏,编剧老不“结束”,而我们必须“开始”。文/杨文杰

链接

众编剧力挺宋方金

●邹静之:这是一篇多么好的文章。说真话,摆事实,讲道理。真好。小品是攒出来的,所以叫小品。戏不是小品的集合。聚沙成塔,是一些人自我欢喜的癔语。王家卫是编剧出身,他当然有剧本,而且是海量,是字斟句酌。自我伟大可以,捡到了贝壳就以为是大海不好。

●宁财神:值得收藏的好文章,我会把它背下来,以后碰到爱改词的演员,就拿这个说事儿。我认为,边拍边播的时代很快就会到来,届时,演员如果对剧本不满意,只管改,改词的同时,必须承担之后的一系列剧情,那时还敢改剧本的演员才叫好制片人。

●俞白眉:有能力改剧本的演员,应该也有足够的文字能力和这篇文章辩论。拭目以待。

原标题:宋丹丹:从没说过拍戏不用剧本处女座都很认真

原文链接:

稿源:西部

作者:

前一页[1][2]

微店电脑版卖家版
三级分销小程序
公众号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