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淘宝网网络围城与五万商户的拉锯战

发布时间:2020-02-15 13:59:24

淘宝络围城:与五万商户的拉锯战

一场络版的商贩和市场管理者对峙,正在淘宝商城上演。

三天以来,淘宝商城因调整招商政策、普涨年费和保证金,让在淘宝长期蹲点的中小卖家惊心。即便淘宝商城制订了符合标准即返还年费的政策,但仍未让中小商家彻底满意。

众人合计,这股从几百到几千甚至数万人的围攻力量借助络发酵,将现实版的小贩手段,悉数搬到上。他们最终的诉求,是让淘宝商城修改规则。

在名为中国商协会YY群(群号34158)里,围攻淘宝商城正紧张激烈地进行,需要发言者挨个排满,以获得发言的机会。到目前这个络聚会已是第三天。

截至13日下午5点,群内参与者达47400人,一度越过五万人。和实体店小贩们质不如人、自知理亏不同,见证淘宝店成长的小贩感觉受伤。

谙熟淘宝规则的他们,并未选择和淘宝商城直接交锋,利用络平台群策群力,从卖家转变为最难缠的买家,出奇招令淘宝大商户无招架之力。

淘宝商城说,对话渠道敞开,但至今组织者都没有向他们提出诉求,只是一味攻击无辜品牌店。

有迹象显示,淘宝曾严厉打击过的刷钻和恶意差评机构在其中也有参与。

而真实矛头所指的淘宝,首次遭逢如此庞大阵容,同样觉得伤心。力主改革的马云说:选择了就必须去做,这是希望所在。

淘宝力图通过提高商城门槛,将高中低端消费在上进行区分,然而中小卖家有自己的算盘,既要市场管理费便宜,又不想流失高端客户。

看似弱势的小卖家们,利用络工具吹响集结号。马云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五万人集结

这场小贩打响的战斗,没有硝烟,战场在虚拟的络。

络传媒《菲报道》创始人乔丽在中对本报说:上的战争是什么样子?进YY群中国商协会就能理解。这些天来,乔一直潜伏在中国商协会打酱油:只听,不发言。

乔丽透露,尽管有接近五万人,但并非每个人都会发言,这里面有沉默的大多数。进入之后发现,尽管大多数卖家发言时情绪激扬,但有人控麦,一切进行得井然有序,与线下形成的混乱、不可控全然不同。

这一切,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如果在世,一定会极为激动地引为研究范本。勒庞在对群体行为进行多项研究的著作《乌合之众》中称,群众是冲动、易变、急躁的,群众不会深思熟虑,群众容易受暗示的左右,群体中总有领袖等。

勒庞对群众领袖的分析耐人寻味。他说,在那些神经有毛病、好兴奋、半癫狂的即处在疯子边缘的人中间,尤其容易产生这种人物,领袖是群众的粘合剂。

显然,淘宝小商贩此次,尤其少不了这种领袖。

YY是一个语音沟通平台,特色功能是即时语音通讯,起初方便玩家组织战队进行络游戏,后被大家借用为通讯工具。

五万人而能井然有序,这与YY平台的组织架构有关,中国商协会群内分为接待处、执行部、宣传部、高管会议室、策划部、执行部几大部门,执行部分为接待部、择选部、爆划算部,最后一个部门专门攻击淘宝聚划算平台。

参与者排队拿麦,拿到麦者发言。到某一个时刻,号召大家集体攻击一家淘宝商户,方式有两种,一是集体购买淘宝商城某家品牌厂商的产品,拍买之后却拒收货品、付款,二是攻击淘宝直通车,点击淘宝直通车的广告。

络混战

三天过去了,络群里排队在继续,发言在继续,情绪依然高昂。

而参与者如病毒感染一般不断涨大。淘宝商城10日的招商新规一出,即遭部分小卖家。11日21点左右开始,近五千人在YY语音秘密集结,决定通过拍商品、给差评、拒付等手段,对淘宝商城的大店进行恶意攻击。

至晚上10点多,欧莎、韩都衣舍等多家商城店多款宝贝招架不住,被拍下架或被迫下架。小卖家同时还通过YY语音平台、群等集结,试图给予淘宝商城更大的压力。

13日下午,淘宝,小卖家攻击大卖家九牧王、杰克琼斯、淘宝聚划算等。正赶往杭州的九牧王相关负责人在中告诉本报:攻击时间大约持续半小时,被拍下商品有数百万。而这相应也带来部分户的损失。

去年7月,淘宝一些卖家曾组成反淘宝联盟,并通过腾讯等即时通讯工具串联,相约去杭州散步。线下行动很容易演变成,消息传出,杭州市警方高度警戒,严阵以待。

而此次上的行为,也同样令淘宝上的品牌商家蒙受损失。

淘宝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自7月8日到7月13日短短数日,淘宝直通车收入已累计减少超过300万。此次通过YY平台发起的络攻击,不仅攻击了淘宝直通车,还攻击了淘宝商城上的品牌商家,威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13日晚8点,中国商协会有人总结言此次活动的不足之处:我们召集参与者,以团购的名义,这给了淘宝口实,我们应以团购日资的名义进行。

但形式却已有所变质。有淘宝商城大店家说,目前参与攻击他们的人,并不是所谓的淘宝小店家,而是同行对手。

品尚红酒淘宝商城的负责人林先生说,该店遭遇攻击后,经过一些特殊的渠道查询发现,攻击它的很多人都来自于红酒行业的一些业务负责人,而且数量很大。

小商贩们的行为是否过火?

浙江泽厚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吴旭华律师表示,聚众商议,提出恶意攻击淘宝商城的言论并进而采取了相应不法行为,属恶意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此次恶意攻击行为,造成的后果可能构成侵犯他人财产权、诋毁他人商誉、扰乱市场经济秩序,需要承担民事和行政,后果严重还需要承担刑事。

然而这些评价并不能阻止小商贩们的步伐。

利益之争

作为矛头所指的淘宝也很难办,需要平衡新的利益关系。

购市场在过去8年发生了变化,淘宝时代购最有吸引力的廉价,现在演变为价格、服务、品质等多种诉求。

面对京东、凡客等电商新势力,淘宝商城应时而生。

12日下午,淘宝商城总裁张勇接受采访时解释新规:核心是更明确地告诉所有市场参与者,我们是要建一座品质之城。

张勇解释说:淘宝商城与商家之间有一个合同关系,年底即将到期,差不多还有两个多月,淘宝商城提前公布下一年度的招商标准、续签标准。

淘宝试图通过这种新规保证淘宝商城的服务、品质等购体验。张勇说,肯定会有一部分商家达不到基本服务水平,达不到最基本的经营规模。

张勇建议:这部分不达标的商家,或者说不愿意续签的商家,可以转去淘宝集市(淘宝),只要他愿意,仍然可以经营,其店铺仍然存在,只不过从商城转向集市。张勇说,转向淘宝之后,之前的历史业绩和累计信用会被传承下去。

张勇认为淘宝的品质之战被误读,才形成所谓的分裂之战。张勇说:淘宝商城涨价,却被说成淘宝涨价,然而淘宝从来没有涨过价,也不会涨价,淘宝会一直免费。

但小卖家更看重淘宝商城的机会。

苹果负责淘宝商城的相关负责人接受本报的采访时表示:小卖家希望进商城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商城广告机会多,活动多。

乔丽也认为,规则调整会对部分小卖家有影响:一些小卖家想获得淘宝商城的销售机会,却无法达到商城要求;同时,一些小卖家进入淘宝商城之初,已经进行了技术服务费等投入,也积累了许多交易记录。

淘宝商城公关部相关负责人颜乔对此解释说:技术服务费是今年12月到期,新规出来之后,也得到12月31日才会续签协议,并不会浪费;同时,交易记录会顺延到淘宝,不会有损失。

苹果负责淘宝商城的上述负责人也认为,淘宝的机会其实没有变少,其走货量比商城更大,更适合小卖家。上述苹果负责人表示:苹果在淘宝商城的店去年走货1亿,而淘宝走货接近2亿元。

但小卖家们并没有苹果这般的强势品牌,他们悬着心:一方面担心淘宝商城发展更快,免费的淘宝集市将流失客源;另一方面,他们不愿交纳更高的门槛费。

草根卖家与走精英路线的淘宝商城于是反目成仇。

向客户 宣战

谢璞

与自己的客户作战,绝对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今年刚宣布独立运营的淘宝商城,就遭遇了如此难堪的一幕。

乍一看,中小卖家的委屈显而易见。可不是吗?当初陪人家看月亮时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叫人家牛夫人。许多商家从2003年就跟随淘宝创业,随后在2008年加入商城。而10月10日,淘宝商城公布的2012年度的商城规则和招商/续签标准,一下将当年相濡以沫的草根卖家伤了个透。

根据此前的数据:2009年,淘宝商城的技术服务费为零,保证金为5000元;2010年前者涨为6000元,保证金调整至10000元。但时隔一年,淘宝商城有了独立的身份,身价也扶摇直上,给商家公布的价格是:技术服务费为3万和6万两个档次,保证金则是5万、10万和15万不等。据了解,让商家感到不满的还并不只是费用的问题,还包括消费者动态评分不低于4.6分,以及保证金和服务费的使用去向等。

在商言商,淘宝商城不是慈善家,没有免费的义务,但这次占领淘宝商城的焦点在于费用涨幅过快。淘宝商城总裁张勇的解释是:很多误解来自对淘宝分拆后,特别是两个品牌(淘宝、淘宝商城)的理解和定位上发生了混淆我们说,淘宝是创业的乐园,是指淘宝,淘宝从来都是创业者乐园,还将继续免费。而淘宝商城从一开始就是一个B2C平台,必须是一个真正的企业经营场所,就是服务优质商家。

按照张勇的理解,两个品牌的定位必然导致免费与收费策略的不同。也就是说,淘宝坚定不移地持涨价的态度,原因是认为品牌和服务都是需要成本的,而且可根据服务的内容进行不同的定价。

不过,中小卖家并不买账。在他们看来,涨价的事实难以接受,因为这种态度与淘宝商城创立之初有着天壤有别。在YY语音ID34158群里,这两天传来的都是带着各地口音的乡味普通话,每个曾经经历过淘宝商城创业期的小商家们,都在为新规出台而感到沮丧。而无力支付保证金的小卖家也面临去留两难的问题。根据Alexa流量统计,淘宝商城域名国内排名14位,而京东360buy国内排名20位,而今年二季度B2C市场统计显示,淘宝商城Tmall占据了32.8%的市场份额,远高于京东商城的12.4%。如果脱离这个流量和市场份额都高居前列的平台,还是否有很好的生存机会,也是商城卖家在盘算的问题所在。

让人关注的是,此次不仅是商城内的卖家起义,淘宝的商家们也借此次机会表达不满。在他们看来,商城独立之后,淘宝与淘宝商城之间如何进行流量分配?淘宝商城脱胎于淘宝并共享流量

,但在免费与收费的逻辑驱动之下,是否会导致流量资源向淘宝商城的倾斜?

面对反淘宝联盟的汹汹气势,淘宝方面依旧坚持初衷,马云称一生中总有那么一些时刻,我们需要鼓起勇气去作选择。而这些选择不仅不符常理,违背理性,甚至离经叛道得罪亲友。即便如此,我们可能还会一意孤行!

当然,此次淘宝商城提高入驻门槛的行为无可厚非,商业始终是双向选择的游戏。即便在小卖家与大公司对抗处于弱势地位的语境之下,不合作而砸场子,捣乱其他卖家的行为也为此次对抗增加了暴力色彩。不过,对于小卖家而言,他们无法接受的还在于,正积极备战B2C每年第四季度的黄金购物季度,却接到涨价通知,太过突然。

对于反淘宝联盟的小卖家而言,他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免费始终是个涂抹着玫瑰金色的空想与传说。电子商务NOP创始人刘爽在去年的博客中写道,Tmall的未来将是一座不落长安城,这里有美酒有美食但只为付费者大金主提供,淘宝集市则是鬼市亦上演着自己的弱肉强食,争抢着有限资源这不公平么?再公平不过了,电子商务均贫富和免费资源只存在于原始社会。在重新发布这段文字时,刘爽坦言,其实淘宝商城无可厚非,优化卖家数量结构,提升卖家平均销售额才能良性发展,所谓大仁不仁,鱼塘里鱼太多都没食和氧,都无精打采吃不饱。

有趣的是,就在反淘宝联盟以暴力方式试图扰乱淘宝商城秩序的同时,腾讯B2C平台也在广东地区低调试水公测。知情人士透露,反淘宝联盟的YY语音群中不少来自腾讯的人都在招揽卖家去腾讯开店。对于小卖家而言,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或许是个明智选择,但问题是,大鱼塘如淘宝之外,究竟能否再建一个大鱼塘?

反淘宝联盟事件的背后,折射出的是平台企业的选择困境,如何合理建序,保障各利益相关方的权益,是这个规则制定者的职责所在。借用《蜘蛛侠》那句能力越大,越大的话,马云与淘宝需要改变的,或许是沟通的方式,他们需要更有技巧的收费方式,而不是战争。

东港市中医院怎么样
怀集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宁夏最好的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江西白癜风好治吗
海南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