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仙玄传说 外传第十八章 遇袭的营地_1

发布时间:2019-09-24 18:04:49

仙玄传说 外传第十八章 遇袭的营地

万俟飞皱起眉头,心道:“别处的蛛都是完好无缺的,只有此处破了一个缺口,这缺口大到足够一人钻出,如果是蝴蝶要进来,用得着咬开这么大的缺口吗?难道是动物乱冲进来造成的?”转念又想:“不,不会是动物,这蛛缺口边缘平整,别说是动物,就算是扔块石头,撞在蛛上也会扯掉大片蛛,绝不会是这么有规则的形状。难道……难道……,这是有人故意把蛛划开,放蝴蝶进来?”万俟飞心知一定有异,风铃当时在对讲机里说和俞皓在帐篷里的时候已经遭受蝴蝶攻击,那么只有李南风有这个作案可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风铃和俞皓现在在哪?”

虽然狼眼手电光束照射距离有300多米,但是在这密林中,光束被密集的树木所遮挡,最远也只能看到30米外的情况。

身背20来斤的重物,万俟飞在树木之间高速前行

仙玄传说  外传第十八章 遇袭的营地_1

,偶尔遇到小坡和树墙,万俟飞也是一纵一跃的翻过,因为他不愿绕路浪费时间,救人如救火,也许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能改变局势

仙玄传说  外传第十八章 遇袭的营地_1

虽说万俟飞身轻如燕,但森林中的尖石和荆棘还是将他裤边划得稀烂,一双小腿被割的鲜血淋漓,一想起风铃等人现在的处境,他就犹如五内俱焚,那里还顾得上腿上的小伤,只是冲着定位器上的方向一个劲的全力奔行。

如此一路飞奔,约莫过了四个小时,他的位置已离定位器上风铃等人的地点非常接近了,因为一路负重运动,体力消耗颇大,以万俟飞的身体素质也是渐感不支。

在临近目的地前方1公里处,万俟飞的速度渐渐降低下来,变跑步为行走,借以恢复体力,同时将包里的饮用水和巧克力拿出来边走边吃喝,补充能量和水分。

不一会,离出事地点已经近在咫尺,他停止脚步,找了一株树下,穿上了特制的防护服和防护头套,打开了酸雾喷射器的保险装置。

这种防护衣里边夹着一层由少量稀有金属,玻璃钢,尼龙组成的避弹层,寻常的手枪子弹都打不穿,穿上它虽然不易行动,但在丛林中,生命起码有了基本的保证。

万俟飞轻声前行,几分钟后,眼前出现了一片由几颗大树围起来的空地,类似于安妮当时选的营地一样,两两大树之间挂满了蛛,上边七七八八的黏着一些五彩的大蝴蝶,部分蝴蝶硕大的翅膀还在扇动,挣扎着,试图从粘着自己的蛛上逃脱。

看来李南风也是用这种蜘蛛结法进行了防御,林子的西北角蛛已被撕破了一个一米来高,半米来宽的大缺口,想来那些蝴蝶就是从这里进来对营地进行了偷袭。

万俟飞仔细观察营地,篝火灰烬之旁撑着两顶帐篷,营地里三三两两放着风铃他们的行囊背包,除过蛛上黏着的蝴蝶之外,就是地面上零星的散落着一些死蝴蝶,整个营地,不见一只蝴蝶飞舞。

心头一紧,万俟飞后背也噤出了一身冷汗,心道莫不是来晚了。连忙叫道:“风铃!风铃!俞皓!”叫了数声,却不见人应。

万俟飞从那蛛缺口处钻进,走到营地中心位置一顶帐篷旁边,帐篷入口的拉锁并未拉上,撩起一角,探头一看,里边除了一张毯子之外空无一物。

又走到另一顶帐篷旁,他正要揭起查看,突然间心头传来一阵深深的恐惧,生怕撩起帐篷看到的是两具白骨。迟疑半响,还是鼓起勇气撩开了帐篷,“还好,没人!”帐篷里只有一张毯子和一些杂物,见到如此,万俟飞也是吁了口长气。

万俟飞抬起手腕,看了一眼定位器,定位器上显示的坐标就在此处,他寻找一番,在火堆灰烬中找到了本应该在李南风手腕上的定位器,但是疑团接着就来了,为什么定位器会在火中?是李南风扔进去的吗?他用意是什么?

依着现场的情况看,的确这里遭遇了食人蝶的攻击,风铃在对讲里也是如此说的,为什么这里不见他们几个呢?帐篷的外表是完好无损的,说明蝴蝶肯本没有咬坏帐篷的本事,显然在帐篷里比外边要安全许多,风铃他们也不是因为走投无路才跑出帐篷的。营地里的背包里装有他们的饮用水和食物,甚至连酸雾喷射器和防护服都在背包里,他们会去哪里了呢?

万俟飞理了一下思绪,又在现场细细的勘察了一遍。这次,他有了一个新的发现,现场李南风和风铃的背包都在,但是俞皓的背包却不见了,俞皓的背包是从学院里带出来的,据他所说是带了一些野外用品,院长雷奥说俞皓还带来了那只变异猴子的血液定有所图。现在俞皓的背包不见了,十有**,这有些关联。

万俟飞拿起一根没有烧尽的枯枝,蹲下来,拨弄了几下一只死在地上的食人蝴蝶,虽然这蝴蝶翅膀已经合拢,但是还是可以看出体型非常之巨大。

他曾经在电视节目里见过几内亚的大鸟翼蝶,相较比之,食人蝶还是大了一圈,翅膀上色彩斑斓,大概由七八种颜色杂糅而成,身体上也有一些花斑,头部有一对棒状触角,除了个头外,其他这些都符合普通蝴蝶的特征。

万俟飞用枯枝将蝴蝶翻了个身,从正面观察,看到这蝴蝶口器时,心里不禁打了个突,普通蝴蝶的口器也称虹吸式口器,平时时是收起来的,像卷曲的弹簧一样,吃食物时,将口器伸直,吸取花蜜,像吸管一样。而这食人蝶的口器就像食人蚁的咀嚼式口器,上颚发达,一看用来粉碎食物的。

又查看了几只死在地上的食人蝶,他发现特征都是如此,但有一点令万俟飞觉得有些奇怪,这些死蝴蝶的身上都没有明显的致命伤痕,身体都是非常完整的。如果受到李南风他们的扑打,这么些蝴蝶身上的大翅膀总会有残缺的地方,而通过观察来看,这些蝴蝶的翅膀都是完好的。

如果使用酸雾喷射器来腐蚀的话,那么蝴蝶身上被酸液腐蚀,伤痕就更明显了,既然没有任何伤痕,那么地上这几十只蝴蝶是怎么死亡的呢?

万俟飞虽觉奇怪,但心里还是最惦记风铃等人的安全。正在疑惑风铃去了何处,突然间心头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大对劲儿,看着那蛛的大缺口,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别处蛛都零星黏有蝴蝶,为什么这个缺口附近蛛上一只都没有?”

万俟飞皱起眉头,心道:“别处的蛛都是完好无缺的,只有此处破了一个缺口,这缺口大到足够一人钻出,如果是蝴蝶要进来,用得着咬开这么大的缺口吗?难道是动物乱冲进来造成的?”转念又想:“不,不会是动物,这蛛缺口边缘平整,别说是动物,就算是扔块石头,撞在蛛上也会扯掉大片蛛,绝不会是这么有规则的形状。难道……难道……,这是有人故意把蛛划开,放蝴蝶进来?”万俟飞心知一定有异,风铃当时在对讲机里说和俞皓在帐篷里的时候已经遭受蝴蝶攻击,那么只有李南风有这个作案可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风铃和俞皓现在在哪?”

万俟飞钻出那蛛破洞,不见任何线索,心中焦急,但却毫无头绪,此时天色已经微亮,他正没做理会处,突然眼前白影一闪,定睛看时,原来是那只生有双翼的小狐狸居然跟着自己来到了这里,那小狐狸站在他面前,眼睛正骨溜溜的望着他。

在此见到小狐狸,万俟飞心头稍作轻松,附身去抱,那小狐也不再躲避,万俟飞抚摸着小狐身上光滑的皮毛,说道:“小狐狸啊,小狐狸,你可知道风铃他们现在何处吗?”

那小狐眼睛眨巴眨巴,窜下地来,朝西北方向走了几步,站定后回头看看万俟飞。

万俟飞一呆,那小狐看他不动,奔将回来,咬住万俟飞裤脚朝西北方向拽拽。

万俟飞心中大喜,他知道此狐灵性十足,这定是指引自己寻找风铃等人,连忙打起精神,跟着小狐一路朝西北直行。

一人一狐在丛林中朝西北方向奔行了约莫十分钟之后,小狐狸突然站定。万俟飞见小狐狸停下,也是止住了脚步。

只见北首有一排大树,每一颗都有数人合抱之粗,高有数丈,如伞如盖遮住了天空,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树上垂挂着些许荜萝葛藤。

那小狐狸双翼一拍,扑棱扑棱的飞上十几米上的树杈,面朝另一侧的树下呜呜的叫了几声接着就窜过去了。

万俟飞心知有异,拽了下树上垂下的蔓藤,觉得还甚结实,也顺着藤条蹭蹭爬上树去。朝另一侧看去,只见几十米开外的地上躺着一个人,模样依稀就是风铃。

他心里一惊,连忙下树跑到那人跟前,只见那人双眼紧闭,正是风铃。

万俟飞心中惶惶,忙伸手去探风铃鼻息,还好,虽然比较微弱,但还有鼻息。他大概检视了一下风铃身上,没有发现什么外伤。心中更是焦急,也不知风铃是中毒还是怎么,若是中毒,又是何种毒?如何解法?

!!

常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六盘水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渭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济南银屑病医院网上挂号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能预约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