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轮回永叹 第八十八章 病友·小苏(一)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4:17

轮回永叹 第八十八章 病友·小苏(一)

冰凉的深夜,苏漫城仿佛沉睡了千年的石像,缓缓打开沉重的眼皮,一缕强烈耀眼的灯光射入瞳孔。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和失重感瞬间回归了似乎久违了感知的身体,苏漫城猝不及防的从活动室的台球桌上摔了下来。

“这是...哪啊?”

“好孙子,你醒了?”似乎在黑暗中沉沦太久,苏漫城现在很难适应头顶的灯光,只能眯着眼睛依稀看到面前那位关切的看着自己的老人。是自己的爷爷吗?记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有人说覆水难收,可是过往的一切却如同倒流的江河,填满了空白的大脑。苏漫城想起了自己最后的抉择,最优选择给出的提示——自杀。

是能力进阶的灰宫告,他突然的出现并没有给苏漫城任何准备,本要束手待毙的苏漫城却得到了最优选择给出的不可理喻的提示,而自己却更不可理喻的执行了。

所以说自己果然真是死了吧,已经见到早就在天国的爷爷了。不对不对,经历过轮回游戏的苏漫城,哪里还是相信天堂和地狱的说法,这些都是无知世人安慰自己的一种假象。那面前的爷爷...?

苏漫城四周围了很多人,都在好奇的打量着他。

“魔鬼!”一个中年女子仔细看看苏漫城,惊恐的大叫,“他是魔鬼,跟另外那两个一样,他们都是魔鬼!”

“胡说,我孙子才两岁,怎么可能是魔鬼。”老头护着苏漫城,眼神凶恶的等着诅咒自己孙子是魔鬼的女子。

苏漫城渐渐适应了室内的光线,周围所有人都穿着病服,房间很大,似乎是个活动室,有台球桌,有围棋、象棋桌,有台球桌,还有很多保健设施。

“他就是魔鬼。”另外一名男子也恐惧的反驳着老头,指着苏漫城,“你看他,他有好多灵魂,他也是魔鬼!”

老头低头看看自己怀里抱着的苏漫城,突然神色大变,猛的放开他,慌忙手脚并用的后退,“真的是魔鬼,我孙子是魔鬼,啊!”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苏漫城双手撑着地板,缓缓的站起身,头很疼,感觉就像是灵魂被从身体里抽离了一样,尽管他并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这样形容。抬起手摸摸脖子,上面根本没有刀片划过的伤痕。“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回答苏漫城,所有人都在畏惧,在试图远离他。苏漫城跌跌撞撞的向门口走去,被一个像医生的人拦住了,“你该吃糖啦,今天多给你一颗哦。”

“自己留着吃吧。”苏漫城绕过挡路的人,却被对方拉住了胳膊。

“你不吃糖晚上又要失眠的。”

“你闪开!”苏漫城粗暴的甩开身后的人,继续向外走,他想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自己自杀了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需要找到一个看起来精神正常的人询问下基本状况,但不是在这个屋子里,因为这里的所有人好像脑子都有病。

“抓住他。”医生一样的人招呼了一声,几个强壮的护工瞬间控制住了苏漫城。

“魔鬼被降服咯!”把苏漫城当成孙子的老头率先高呼,同时指着医生大叫,“道长在降妖除魔。”

“谢谢道长,道长厉害。”四周响起了掌声,医生一样的人双手虚空下压,微笑着对大家点点头。

“大家放心,有我在,你们不会有人受到伤害的。带我给他服下丹药,收复这个魔鬼,他就会改过自新了,以后他就是你们的同伴了!”医生像领导讲话一样说着。

“他是魔鬼,不能放过他。”最先指出苏漫城是魔鬼的中年女子不满而惶恐的喊道,引起了广泛的附和。

“对,他就是魔鬼,不能饶了他。”

“把他关在雷峰塔里。”

“把他绑在十字架上!”

“好好好。”医生无奈的安抚了众人,低声嘟囔,“你们高兴就好。”

苏漫城的脑子终于恢复了一些,灼烧般疼痛的感觉慢慢减轻许多,但更头疼的是自己好像处境不妙,他不觉得眼前这帮脑子里有坑的家伙会跟自己讲道理。“你们是谁?放开我,我是现在阵营最优选择能力使用者苏漫城。”

“你好你好,我是地球联邦精神镇压者米瞑空。”医生同样自我介绍道。

“精神镇压者?”苏漫城皱眉,“你也是现在阵营的?”

“没错。”

“不可能,上届轮回游戏的幸存者只有5个人,不可能还有别人拥有阵营能力。”这时苏漫城突然想起了山香爱,“难道你也是往届夺冠却未曾离去的人吗?因为各种原因继续隐藏在这个世界里?你认识山香爱?我自杀了,为什么又活了?”

“想知道?”米瞑空高深莫测的一笑,“来先把糖吃了。”

“吃你妹。”苏漫城看着米瞑空手里的药,这绝对不是糖。尝试使用最优选择的能力,却被给出了住下来的答复,而且没有第二选择。苏漫城很绝望,自杀之后,自己的现在圣经被人玩坏了吗?

苏漫城是现在阵营,身体被强化过,所以反抗的十分激烈。但架不住四五名护工齐齐压制

,被掰开了嘴,被迫吃下了米瞑空的药,而且自己也被十分专业的束缚工具牢牢的捆住了。

转移到一间布置简单,却很干净的单人房间后,苏漫城被固定在床上。房门是厚重的铁门,房间里墙上很高的地方,有一个人无法穿过的小窗。没有精力去思考更多,苏漫城的意识渐渐模糊,及时强烈的进行自我暗示和刺激,依旧阻挡不了山一样的困倦。

门口,米瞑空和几个护工全都喘着粗气,在这微凉的初春里汗流浃背。

“米大夫,你说说这现在这小年轻,身体也太好了,咱们四五个人都控制不住啊。”

“何止身体好啊。”米瞑空揉着酸疼的胳膊抱怨道,“而且给自己设定的世界观都特别庞大,又是轮回啊又是阵营的,还最优选择,我看他要真有这能力,还不如看看怎么能把自己的病先治好。”

“不过你别说,还挺有意思的,有空咱们多跟他聊聊,看看还能说出什么好玩的。”

“好玩个屁,你说咱们院,怎么竟收这么一些奇葩。以后不好管理唉,你看看跟别的病人都没法和平相处,这要是打起来,打伤了,咱还得担。”米瞑空继续说着,突然眼睛一亮,“诶我说?你们觉得,这个苏漫城,跟礼游戏和白滴滴能玩到一块去不?”

“白滴滴就算了,一个月醒不了多一会。不过好像真能跟小游戏玩到一块去,小游戏不是也老嘟囔轮回什么的嘛!”

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可爱的光头小男孩礼游戏微微露出笑脸,“这么可爱的后辈,当然能玩到一块去了,要不然把他带进来干嘛?”

夜幕下,于涵孜鬼鬼祟祟的四处张望,尽管没有多余的行李,但身上整件齐全,银行卡也资金充足。可是她却带着口罩和墨镜徘徊在街角路边,时刻留意着四周的环境和可能存在摄像头的建筑,三转两转的根本没跑出多远。

“完了,怎么办?”

“叶轻眠彻底疯了,他有被迫害妄想症。也不知道轻纱怎么样了,要是能联系到佘璇她们就好了。”

“我一定被跟踪了,还好我一直在人多的地方转悠,所以肯定不会立即对我动手。”

“我不能取钱,一定有黑客能破解我的银,发现我的取款记录和取款地点判断我的位置。”

“我不能打,他们一定能监控我进行定位。”

“冷静,必须冷静。我能做到的。”

“首先,我要把扔掉,这样就不会被追踪位置了。”

“然后,我应该立刻先订一张机票出国。我需要用到。”

“我的刚才扔哪了?”

河源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石家庄治疗性病的医院
资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河源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石家庄治疗性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