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神煌 第九二八章 苏醒之后

发布时间:2020-01-16 22:02:07

神煌 第九二八章 苏醒之后

昏沉中,只觉一股清凉之感,灌透身躯的四肢百骸[]

疲乏的肌体,渐次回复轮脉中真元再生,生机勃勃

宗守的意识,也逐渐从无思无想的黑暗中拔出

忖道自己不是已经死了么?怎么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肉身?

那几条明明已经断碎的骨骼,此时也恢复如初,似乎还更强了一些

肌肤上一阵阵刺痛,是针刺插入脉穴,助他调整着气脉,清除淤血

又感觉两只冰凉的手,正以一种独特的手法,不时在他身上要穴按推拿着

力量控制的恰到好处,竟是隐隐操控着他体内的气脉游走,梳理百脉

那手虽凉,却感觉格外的温暖,格外的眷恋

这气息,也好生熟悉,甚至有种想要蜷缩到这双手怀中的冲动

“娘亲——”

口中不自禁的呢喃出声,宗守心神随即就是一怔

那手也明显顿了顿,接着就听一声‘嗤嗤’的轻笑,继续以那独特的手法,助他恢复伤势

宗守只觉脸上一阵发烧,却强自控制着血液,不往自己的脸上涌去

忖道这一次,可真是没脸见人了

是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这时却只能假装自己,仍旧在熟睡中方才那句话,只是梦呓而已

确实是梦呓!肯定是自己,太在意那仍在死狱内受苦的母亲没错!

意念偷偷散开,发现自己正在黑雾之外,那株妖树自旁

头枕在那女子的腿上,而那些所谓‘针’,正是女子的发丝

虽是被那藤木束赚女子却依然尽力把双手解脱出来,助他恢复伤势

片刻之后,似乎终已力尽微微喘息道:“小哥可是已经醒来了?装睡这习惯可不好陆家这门渡厄引脉决,妾身还学的不到家要想恢复完全还需靠你自己调息才行呢!”

宗守装不下去,只得睁开眼,把身躯直起双目中依然痛楚,也看不见

故此他也第一时间,把那幻心镜,再次放了出来

观照四周,果然是那个让他感觉异匙近可亲的女子

他面比城墙,似乎全无被拆穿后的尴尬眼中微现迷惑茫然之色就又直接询问

“前辈不知我昏迷后,这是第几日?又可是前辈救了我性命?”

疑惑的是那绝焰,当时怎么没取他性命

不过仔细想想当时这位圣尊似也未含杀意

所以这句话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转移注意力,免得尴尬

“才七个时辰!再以你当时情形即便我不出手,也能自己恢复救小哥性命,却是严重了”

说到此处,那女子又一摇头道:“不是说了不用称前辈,唤我陆含烟便可”

陆什么?

宗守没听清,心中汗颜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连续两次,都没听清楚这女子的名字

随即就躯体内的情形所吸引

只七个时辰而已?

怎么伤势恢复的如此快法?

即便自己昏迷之前,意识迷迷糊糊可对体内伤势也有一个大致的印象

那时是惨不忍睹,哪怕服用他珍藏中,最好的伤丹

只怕没有三五十天,也难尽数恢复

然而此时这身体中,已经大致完好只一些细微末节处,还有些许不妥

神气完足,甚至好超越了受伤之前

甚至那几个骨骼断裂处也是愈合如何不但无有隐患,强度同样更强于先前

神魂中圆融完满,浑然看不出这魂海中,在不久之前才经历过一场大战

宗守不禁蹙了蹙眉,这是因何缘故?

自己又非是至境怎么可能恢复的这么快法?

疑惑的目光,下意识的就看向树下的女子

这是唯一能想到的使他伤势尽复的缘由

陆含烟似是知他之意,螓首微摇道:“非是妾身,小哥你伤势尽复,是另有人以灵药助你”

至于到底是何人所为,又到底是何灵药,陆含烟却不肯多说只道:“小哥在陆家中,应该是颇受看重,可已是陆家储君之一?”

宗守嘿的一笑,看重?若真看重,那便好了

他此时的身份,的确是陆家的储君少主

却已对陆家,是恨之入骨,怒意满腔!若是母亲她在死狱中,有什么不测

那么自己,哪怕是竟毕生之力,沾染无数因果,也要血洗整个焚空陆家!

又若有所思的,望着那黑雾之中

难道使自己伤势尽复之人,是他?绝焰圣尊?

陆含烟见状,这时似又想起一事,神情略显古怪:“对了!绝焰圣尊在你昏迷之前有言交代,说他还会在那渊门处等你,不过只限十日”

宗守皱了皱眉,随即就一声冷笑闭目调息,开始疗养伤势

之前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此时内息循环只一时半刻,就已复原

便连体内的元力,也不曾有亏损之兆

宗守再苏醒时,接着就一拂袖使七十九枚星辰道种,三十七口御道龙牙剑,都现出在了身旁

手中又多出一枚星辰龙丹,以及一枚龙牙

这些时日,他都未有时间起炼制新的星辰道种与御道龙牙剑

此时明显实力不足,就下意识的,想要从这二者着手这是此时实力增长最快之法

别的也就罢了,那‘生’之大道,以及一切衍生之道宗守因林玄霜的灵犀入梦法,都已掌握到接近‘道之根源’的层次

道种轻易就可凝聚,至少可在几日之内,炼制出七枚以上的星辰,以及两口飞剑!

只是宗守这心念才起,就又忽的心中一动

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那绝焰的所言

“杂而无章!可笑!”

这句话,似有深意

宗守凝了凝眉,开始分心二用凝聚星辰道种的手法印决,并未停下那熔炼龙牙的焚空之炎,也仍在燃烧

却已微微走神,在思索一日之前,自己经历过的一战

其实也算不上是战斗,那绝焰根本就不曾全力出手只以焚空之炎与魂念威压,就迫得他穷于应付

到最后,更只是一个弹指,就将他的人击飞

南京肛泰医院挂号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预约
北海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淮安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宿迁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