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城管自曝行业潜规则执法丑闻

发布时间:2019-08-14 17:31:20

最近在媒体江湖上,《一个城管的奋斗》报道火了,主角是赵阳。他是南京一名普通城管队员,可从十年前网络开始火的时候,他就跟着火起来,断断续续火了这十年。他办城管论坛,开城管微博,不断曝各地城管执法丑闻,还自揭行业 潜规则 ,连自己所在的单位也从不回避。他被称为城管队伍里的 深喉 ,他给自己打60分,并认为自己是个真诚但不幸福的人。

□东方今报记者张英 通讯员 秦冰/文首席记者张晓冬/图

城管 深喉

昨天,金水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以下简称金水区执法局) 城管执法面对面 第四期活动,请来一个重量级人物 南京城管赵阳。

赵阳只是南京玄武区一名普通城管,干城管近20年,依然工作在一线。但在城管界,赵阳被称为城管 深喉 。他的微博这样介绍自己:赵阳、网名 桥上人家 。办城管论坛,开城管微博,曝光城管秘笈,举报非法组织,一名最具争议性的城管。

能把赵阳从南京请到郑州,说起来还有段渊源。金水区执法局工会主任曹俊华,也是位老城管,五六年前,她从媒体上看到有关赵阳的报道,觉得这个人敢说话,有见地,就加了QQ好友,这一聊,就成了多年的朋友。

适逢赵阳休假,曹俊华盛情邀请赵阳来郑交流,赵阳欣然同意,他正想来亲眼看看,在全国城管界都相当有名的郑州市城市管理局微博,是怎么运营的。

城管不是弱势群体

赵阳人如其 名 ,能说问题,敢说真话。

近几年,城管名声急剧恶化,出现了不少围观执法、鲜花执法、美女执法, 卧底执法 这背后是城管执法现状的无奈,于是出现一种声音:城管也成了 弱势群体 。

对此观点,赵阳相当不以为然,他说: 说城管是弱势群体的话,有违职业尊严。

他觉得,城管既然是一个执法主体,而执法本身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怎么能因为遇到困境就扮可怜呢?

我查处违法建筑,查十处有八九处都有人来说情,送礼我一概不收。我觉得这是在挑战我的职业尊严,我赵阳就值500块钱,我的职业尊严用金钱就能收买?

赵阳觉得,每个职业都有职业道德,也有职业尊严,贴在墙上的队规队纪是对城管的最低标准、最低要求。别人把城管当成个饭碗,糊口而已,而他把城管当成了 事业 。

那是 潜规则 不是 阳关道

采取反暴力抗法的布局动作,注意要使相对人的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还应以超短快捷的连环式动作一次性做完,不留尾巴。一旦进入实施,阻止动作一定要干净利落,不可迟疑,要将所有力量全部使用上 。

这段话,出自北京城管局内部培训教材《城管执法操作实务》。赵阳将这本 城管秘笈 公布于众,引起轩然 , 成名 的同时,也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

很多人在网上力挺,也有很多人骂他,诋毁他,称他是城管队伍里的 叛徒 。

众声喧哗之下,是城管系统、媒体、网友对他深深的 误读 。

他说,自己认为,到目前为止,这本《城管执法操作实务》是自己见到的最好的一本城管专业培训教材。看内容你就可以很清楚,书中内容绝对不是凭空捏造的。

但他反对的是,书中的个别内容写得过于露骨,那是 潜规则 ,不是 阳关道 ,这些内容也与本书前言上写的 四大原则 相矛盾。

对于谩骂他的人,他在微博上这样回复:

我自己很清楚自己在城管系统有很大争议,有同行劝我应多为城管说话,应该一致对 外 。其实我没少为城管说话,但怎么说要考虑三点:一要是非分明不能无原则;二要考虑效果让人易于理解接受;三要有长远眼光利于城管的改革和发展。虽有人斥我是城管败类叛徒,但我一直很不要脸地自认为是城管正能量。

■ 延伸阅读

对城管改革的五大建议

建议取消各级 卫生城市 、 文明城市 评比;立法明确小贩 摆摊权 ;明确市长是城管第一责任人;限制城管扩权并逐年减负;城管人员以从工商、公安等部门选调为主。

8月5日下午,就北京练摊风波,赵阳发表博文 《对城管改革的五大建议》,并称: 以上五条,是歪着斧子乱砍,也是无奈中的乱语。

城市洁癖

让城管商贩成 天敌

《中国经济周刊》:你们在执法过程中的压力,主要来自小贩还是上级领导?

赵阳:两方面都有。来自小贩的困扰有两点,第一,不要以为小贩都是以摆摊为生,有的小贩不一定靠摆摊谋生,我见过开着宝马来摆摊,有小学生为了体验生活摆摊。富人做兼职,有一些人就是为了体验摆摊的乐趣。所以说,小贩是多种多样的,全部都取缔的话,可能也不太合适。第二个困扰是跟小贩的冲突。不管是打伤了小贩还是小贩打伤了城管,都不是成功的执法,都是悲剧。我们城管有一个共识,就是城管与小贩都是制度的受害者。

领导也会带来压力。我们和小贩之间本身没有矛盾,可能我们城管下班后还会在路摊上买一些东西,前提是不能在工作时间、在所在辖区内认识的小贩那儿购买东西。总的来讲,城管也要在小贩那里消费,我们之间也不是天敌。我们与小贩的矛盾,一是法律职责所在,二是领导的要求,对城管的考核很严,(某些地方)已经到了 城市洁癖 的地步。领导对城管的绩效考核有很大压力,发现一个流动摊点就会对你进行处罚。

还有一个压力是老百姓对我们的不满。老百姓常常问一个很朴素的问题,现在城市里面空间很紧张,划出很多地方给富人停车,却不划出地方给穷人摆摊?这些问题让我们城管也很难回答。而这些归结到一起就是一个城市规划问题,也不是我们城管能够回答的问题。

摘自8月1 日中国经济周刊《南京城管赵阳:城管与小贩都是制度的受害者》

■ 对话赵阳

60分!一个真诚但不幸福的人

记者:城管本身就深陷舆论风暴,你又曝光城管问题,深受网络和城管系统双面夹击;你说问题不回避所在单位,又被领导不认可,当面对诸多不理解、受委屈时,你如何应对,怎样走出阴影?

赵阳: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曾经深陷绝望的境地,我只是个普通的城管队员,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城管系统、媒体、网民、单位,一度几乎把我压垮了。有段时间,说起这事儿就会双眼含泪。我那段时间,终于明白,为什么女 流泪,女性内心世界丰富,流泪是排遣压力的好方法。可我们又讲 男儿有泪不轻弹 ,人是有自尊的,不仅要低头走路,更要抬头做人。当面对压力,每个人都要找到排遣压力的方法,我就找到了,这次休假,来郑州交流,就是我给自己减压的一种方式。

记者:干了近20年城管,你对自己有何评价?

赵阳:我心里对自己的城管工作有个评分,你们可能猜不到。我只给自己打60分,刚刚及格,我应该是城管系统的最低标准。其实60分也勉强,但我说50分,别人会来较真,你不及格为啥不辞职,对这个事儿我不多解释,我心里有杆秤。

记者:《解放日报》对你有一篇专访《一个城管的奋斗》,综观城管现状,一个人对抗一个系统,甚至一个体制,为什么?效果会有多大?

赵阳:我只是一个普通城管,普通人,不能改变城管现状,也不能改变社会。但是我做了,就一定有改变。其实,这十年来,很多人只看到我曝光问题,犀利批评,但忽略了我做得更多的一件事,为城管说话,为城管鼓与呼。如果你做过纵向比较,相比于十年前,现在的城管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和发展,但与社会的需求还是不合拍,所以有种种问题,还需要继续努力。我一直说,看城管问题,要以十年为期限,十年前是什么样子,现在什么样子,十年后什么样子,我相信十年后的城管一定会比现在好,正因为有这种信念,我做了,我不后悔。

记者:比起刚开论坛的你,很多人说少了犀利,这是一种成熟还是妥协?

赵阳:以前我曝光问题,就是针对一件事儿一个人。可过一个月、一年,犯同样毛病的城管比比皆是,我也不可能全部曝光。后来我意识到,这不是长久之计,现在我不再针对一个人一件事,应该是思想上的成熟,你也可以说是妥协,因为学会妥协也是成熟的一种表现。但我现在考虑更多的是为城管群体和行业有利的事儿。

记者:你是个真诚的人吗?

赵阳:我很真诚。

记者:借用央视一问:你幸福吗?

赵阳:我不幸福。

记者:为什么?

赵阳:因为我不成功,无论是用社会标尺还是用自己的标准来衡量,我都觉得自己不成功。我每天都很焦虑,总觉得人生有限,留给我做事的时间不够多。

老年膝关节酸痛受限
血栓是什么样的
血栓应该注意什么
动脉血栓的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