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萌妻难驯 第一百四十六章 喝就喝,谁怕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3:44

萌妻难驯 第一百四十六章 喝就喝,谁怕

夜宛如没想到陆雪漫会把矛头转向自己,不免有些意外。[燃^文^书库][]vom

她年纪不大,面对顾晋阳和蒋晟风居然毫不怯场,反而自信满满,这份霸气倒很合她的胃口。

蒋夫人自xiǎo在水乡长大,一举一动都带着江南女子的柔和温润。

她浅浅一笑,颇有深意的望向蒋晟风,缓缓説道,“这男人要是在那儿都是一种模样,那岂不是太无趣了吗?”

得意的望向顾晋阳,陆雪漫不冷不热的回敬。

“顾先生还是把替他人鸣不平的心思收起来吧。万一别人觉得被你冒犯了,搞不好还会弄的一身脏呢!”

你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威胁我!?

嘴角抽动,顾晋阳的脸色瞬间垮下来,“多谢权太太提醒。”

“不客气。”

“典礼就要开始了,少陪!”神色淡漠的扫了对方一眼,权慕天拉着xiǎo女人缓步入座。

蒋晟风夫妇是天的主宾,公海事件还不是清算的时候。

至于顾晋阳,他在华氏集团收购案上吃了亏,看权氏的人不顺眼也是正常的。

只不过,在没摸清这个人的底细之前,他不想轻举妄动。

他今天来,不仅仅是白浩然撑场面,也想告诉蒋家的人,权氏不会因为那一抢而方寸大乱。

订婚典礼的仪式中规中矩,桌上的菜色虽然精致、寓意极好,与订婚宴的主题非常契合,却口味普通。

陆雪漫饿的肚子咕咕叫,可尝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

典礼进行到一半,服务生就端上了超级无敌海景佛跳墙,浓稠的味道闻上去就让人很有食欲。

掀开瓷盅,果然高汤如茶,一定很好喝。

只不过……

男人拿起了勺子,她想伸手阻拦,可这么多双眼镜看着,又觉得不能做的太直白,便凑到他耳边説道,“这是海鲜汤,对伤口不好,你还是不要喝了。”

从典礼开始到现在,权慕天基本没动过筷子。

三天以来,他一直没有进食。即使他可以吃,也没有胃口。

自从进了水晶厅,这是陆雪漫主动説的第一句话。

他微微挑眉,嘴角勾起迷人的浅笑,伸手把勺子递到她嘴边,“那你就帮人帮到底,把两盅一起喝掉。”

大叔,你当我是饭桶吗?

你不能喝,也没必要推给我。而且,你当众喂我吃东西,真的好吗?

简单的动作引起同桌男女的关注,两人姿势暧昧、亲昵耳语。一时间,其他人交头接耳,投来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

哀怨的扫了他一眼,某女原本不想秀恩爱,却因为不友好的目光,大大方方的喝了下去。

“我又不是猪……哪儿吃得了那么多?”

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餐巾,轻轻在她最边转了一圈儿,“你胖diǎn儿,手感好。”

男人魅惑的声线让她瞬间红了脸。

大叔,三天不见,你的电力指数又飙升了!

陆雪漫慌乱的低下头,闷头喝汤,却被华华丽丽的呛到了。

“老婆,xiǎo心diǎn儿嘛!”

轻轻拍打她的脊背,权慕天眼眸低垂,无懈可击的侧脸让同桌的女宾看呆了,不约而同露出花痴的表情,超帅地有木有?

xiǎo心你个溜溜球啊!

都是你害的!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一口气。

骨节分明的大手搭在肩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可是,她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在事情没查清楚之前,她并不打算跟他和好。

更何况,今天出席典礼,她是为了做一件事。

在大厅里扫了一圈儿,她正准备溜出去办事,白浩然和蒋祖儿便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准新郎和准新娘走过来敬酒,同桌的男男女女纷纷站起身,只有权慕天没有动。

他稳如泰山,xiǎo女人的手被他紧紧握住,她只好乖乖坐在那儿。

蒋祖儿清楚白浩然与权慕天的关系,也知道三天前蒋家的人差diǎn儿一抢把他打死。可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出席他们的订婚仪式。

只是,主人家来敬酒,他却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耍大牌给谁看呢!

既然他想给白浩然当靠山,就得拿出diǎn儿本事来。

还有那个陆雪漫,要不是她把魏蓓拉带走,等典礼一结束,那个女人就是个死人。

敢坏她的好事,就要付出代价!

“多谢各位来参加我们订婚仪式,我和未婚夫敬诸位一杯。”

冷冷扫了他们一眼,蒋祖儿笑颜如花,热情的与众人碰杯,独独冷落了权慕天夫妇。

大家附和着説了不少客套话,陪着一对准夫妻,喝光了杯里的酒。

然而,作为女主人,她始终没看权慕天夫妇一眼。余光瞥见白浩然面露愠色,她才笑着解释。

“权总跟浩然是好朋友,酒自然要单独敬。而且,早就听説权总是海量。用这么xiǎo的杯子喝酒,怎么配得上他的身份?来人,换大杯子。”

随从闻声而动,转身取来两只大号高脚杯,毕恭毕敬的递了上去。

白浩然眉心一紧,“你想干嘛?”

老大不能沾酒,她这么做不是故意让他下不来台吗?

蒋祖儿,你别得寸进尺!

莞尔一笑,她把一整瓶红酒倒进两只杯子,娇滴滴的説道,“敬酒呀!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难道不该跟好朋友好好喝一杯吗?”

蒋祖儿,你当我是个摆设吗?想欺负我老公,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拼酒,我陪你!

陆雪漫清了清嗓子,伸手去拿高脚杯,左手尾指迅速扫过另一只杯子杯沿儿。

谁也没注意到她这个细xiǎo的动作,却没能逃过权慕天的眼睛。

看着准新娘,她缓缓説道,“蒋xiǎo姐不远万里嫁到海都,我们应该进进地主之谊。这杯酒,我敬你,祝你心想事成。”

蒋祖儿被将了一军,却并没把对方放在眼里。而且,她对自己的酒量相当自信。

“多谢权太太!”

白浩然有心阻拦,但嫂子这么做是为了不让老大喝酒,还是看看再説吧。

“先干为敬!”

她端起酒杯,仰起头一饮而尽。

喝了半瓶红酒,她却面不改色,一瞬不瞬的看着蒋祖儿,仿佛在説,喝那么慢,你在杯子里养鲸鱼呢!

这一举动让在座的人都傻了眼。

不愧是权家少奶奶,果然够场面,霸气侧漏啊有木有?

蒋祖儿的酒量很不错,可今天喝了几口便喝不进去,这是怎么了?

众人看她喝的吃力,都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她行不行啊?万一在喝醉了就糗大了!

对面的女人明显在强撑,陆雪漫却不想放过她。

她想嫁给白浩然,这是他们两个人事。她没本事搞定男人,就对魏蓓拉动手,还想对闺蜜上手段。

如果不是司徒信,只怕闺蜜早就被折磨的不成人样。

她拿过另一瓶红酒,斟满了两人的酒杯,説的意味深长,“这第二杯酒,我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希望白大少早日抱得美人归。”

有情人?

你説的是魏蓓拉和白浩然吗?

只要有我在,他们就休想走到一起!

蒋祖儿向来高高在上,从来没人敢跟自己叫板,她是第一个。可她算什么东西?自己绝对不能容忍被这样的女人比下去。

“多谢权太太!”

“再干一杯有什么稀奇,再来32杯才能体现我的诚意,只是不知道蒋xiǎo姐敢不敢跟?”

一句话让所有人惊掉了下巴。

压下心头的愕然,蒋祖儿不想被人看扁,只好硬着头皮死撑,“权太太兴致好,我一定奉陪。”

“那就请吧。”

不屑一顾的扫了她一眼,陆雪漫仰起头,再次喝光了杯里的酒。

同桌的人们都惊呆了。

她喝酒跟喝水一样,战斗指数彪悍到不行!

另一边的准新娘

萌妻难驯  第一百四十六章 喝就喝,谁怕

,一xiǎo口一xiǎo口,喝的十分艰难。而准新郎抱着肩膀站在一旁,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画面如此不和谐,难道他们并非传言中所説的两厢情愿?

蒋祖儿的那杯酒迟迟没有喝完,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始吐槽,“我听説,白大少有心上人的。”

“我也听人説过这件事,好像那个姑娘出身不好。”

“白大少喜欢的那个女人是权少***朋友,蒋xiǎo姐后来居上,撬走了她闺蜜的男人,你説她能不生气吗?”

“我听到的消息是相反的。在这件事情上,蒋xiǎo姐才是原配……”

尽管他们的声音很低,可还是飘进了蒋祖儿的耳朵,凌厉的眼神丢过去,吓得他们立刻闭了嘴。

陆雪漫一脸嫌弃的説道,“蒋xiǎo姐,你终于喝完了。”

“好酒是要品的,不是拿来拼的。我可不像某些人那么不识货,简直是暴殄天物!”

“原来蒋xiǎo姐让人换大杯子是为了是品酒,不是拼酒呀!这么奇怪的品酒方式,我还是头一回见到,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眼波流转,她冷了对方一眼,故作遗憾的继续道。

“不过,不拼不知道,你的酒量也不过如此。如果你实在跟不上我的进度,我也不会强人所难。”

红酒喝多了上头,由于喝得太猛,蒋祖儿脚底发飘,头晕目眩,一阵阵反胃。

想让我认输,做梦去吧!

“喝就喝,谁怕谁?”

陆雪漫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却十分大度的摆摆手,“算了算了,你都醉了。等你们结了婚,也要像白大少一样叫我一声嫂子,今天我就放你一马,权当送你一个见面礼。”

我是蒋家大xiǎo姐,谁要你的恩惠?

嫂子占了上风,白浩然便打起了圆场,“祖儿,咱们还要招呼其他客人。改天找个机会,你再向嫂子请教。”

她心里憋着气,自然不肯就这么算了。

蒋祖儿狠盯着陆雪漫,铁了心要死磕到底。甩开男人,她倒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却意外撞翻了服务生的托盘。

稀里哗啦!

玻璃碎片摔了一地。

余下的客人都等着一对准新人敬酒,听见声音,几百只眼睛齐刷刷望来。

当看清不远处的情形,蒋氏夫妇瞬间黑了脸。

盐城治疗早泄费用
盐城治疗早泄医院
盐城好的男科医院
盐城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盐城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