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踏天争仙 第四百三十六章 六子聚炉

发布时间:2020-01-16 19:21:32

踏天争仙 第四百三十六章 六子聚炉

轰的一声巨响,火毒仙宫被那流光金锥砸中,那坚硬无比,方荡要动用奇毒内丹才能毁掉的建筑,此时摧枯拉朽的被流光金锥毁掉,火毒仙宫都在这一击下,微微颤动了一下。

爆炸声在方荡身后不断响起,巨大的气浪裹挟着大量的烟尘,翻滚着朝着四周扩散开去。

方荡被气浪推着翻了个跟斗,扭头看去的时候,烟尘滚滚之中,火毒仙宫被炸出一个深坑大洞,小山一般的流光金锥镶嵌其中。

方荡吸了一口凉气,蓝丹境界的丹士果然强大,幸好他方荡没有留在原地硬抗,并且逃得及时,若真的正面和这流光金锥撞上的话,方荡现在尸体恐怕都找不到了。

石头右卫也面色凝重,若是在他原本的实力面前,这流光金锥不过是小儿玩物,但现在的他被洪钟打掉了六重境界,真要和这流光金锥撞上,情况绝对乐观不起来。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件好事,铁林耗用的丹力越多,能够支撑的时间越少。

至少对于石头右卫来说,就是如此,但对于方荡来说却未必见得是一件好事,方荡不光要战胜对方,还在图谋对方的蓝丹。

那流光金锥缓缓从地面上拔起,发出嗡嗡鸣响,随后却并不升起追击方荡,而是在空中略作停留后猛的朝着地面砸去,咚的一声巨响,大地颤动之中,那流光金忽然迸裂开来化为千万道晶体光锥,轰然钻入地下。

留下的是密密麻麻的千疮百孔。

方荡看到这里诧异不解,陈娥也汇聚过来同样不知道铁林在做什么。

石头右卫见识毕竟不凡,叫了一声糟:“快跑!”

方荡还有陈娥心中一惊,石头右卫说的必定是不会错的,所以他们几乎没有考虑就狂飞出去。

与此同时一颗颗的晶锥从地下破土钻出,化为倒飞的漫天石雨急追方荡一行。

如果单从观赏角度上看去的话,眼前这一幕绝对极具观赏性,晶锥化为或粗或细的漫天光丝,在空中游走时聚时散。

但对于方荡等人来说,这些晶锥绝对不好看,更加不好玩。

方荡一边疾驰一边扭头看去,天空之中的铁林蓝丹此时已经开始有些发乌了,这说明铁林正在急遽消耗着蓝丹中的丹力。

方荡微微皱眉,时间差不多了,方荡扬声叫道:“六子聚炉,给我吞了他!”

那四散飞逃的六子阴珠猛的出现在铁林蓝丹四周,围着铁林的蓝丹急速旋转起来,同时六子阴珠之中散逸出一股股的黑气,这些事血毒花的花粉毒性。

当初丹宫仙尊用火毒花炼制六子阴珠的时候方荡就隐约猜到这六子阴珠一旦炼成,肯定和毒沾边,并且毒性还不是一般的强。

那些毒性如同树根一般,朝着铁林的蓝丹汇聚过去,蓝丹之中传来铁林的大叫:“什么鬼东西?想要困住老子?就凭你?”铁林大叫着冲撞那围着他团团乱转的六子阴珠。

正常情况下,蓝丹丹士的金丹坚硬强大程度远远不是金丹丹士的金丹能够媲美的,两者相撞,金丹必碎。

然而眼前的情况却变得十分诡异,蓝丹撞在六子阴珠上非但没能撞开一条血路,撞碎一颗金丹,反而被那漆黑的如同树枝蔓延的毒性给生生黏住,虽然铁林的蓝丹马上抽身,从那毒性根系中脱身,但此时毒性根系已经形成了一颗球,根系彼此交错,互相攀沿,缓缓构成一座炉鼎的模样,将铁林的蓝丹包裹其中,随着枝蔓攀附,不久之后,那漆黑的毒性根系之间就已经密不透风。

六颗金丹围着那漆黑的炉子犹如卫星一般的旋转不休。这个时候速度反倒慢了下来。

最初还能听到六子聚炉之中铁林的咒骂声,但不久之后那咒骂声就彻底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一直尾追在方荡身后的那些晶锥们纷纷停下了动作,显然是和铁林之间的联系被生生切断了。

晶锥们重新汇聚化为一颗钻石般璀璨的流光金锥。

流光金锥之中钻出一张空白面孔来,扭头看向那六子聚炉,随后猛的朝着六子聚炉猛冲过去,显然是想要救援铁林。

方荡还真怕这流光金锥撞在六子聚炉上,毕竟他刚刚见识了流光金锥的威力,六子聚炉究竟防御力如何方荡虽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抵不过流光金锥的全力一击。

方荡还真就没有算计到流光金锥自生灵识在被切断了和铁林的联系之后就自动护主。

方荡连忙招手,引动六子聚炉快速逃走。

不过六子聚炉的行动速度并不太快,至少远远比不上流光金锥的速度,这叫方荡不由得捏了一把汗。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六子聚炉旁不远处,猛的隔空一拍,将六子聚炉拍飞出去,而这身影也随之猛然后退。

流光金锥贴着那身影的边儿扎在空处,不过就算只是擦着一个边儿,也足够叫那身影剥一层皮。

那身影直接从空中跌落下来,方荡没有料到陈娥想的比他远,速度比他快,弥补了他百密一疏的漏洞。

方荡连忙身形一转,朝着从空中坠下的陈娥飞去,石头右卫则直奔那流光金锥。

紧接着石头右卫一拳砸在流光金锥上,流光金锥轰然一震,石头右卫被震飞出去,身上的石头咔咔绽裂,崩飞了不知道多少碎块。

本章未完,请翻页另外一边,方荡已经陈娥从空中接住,陈娥被流光金锥从身边擦过,半边身子的衣服全都被扯光,露出白腻腻的身躯,还有不少殷红的血痕,方荡心中纯净,倒并不多想,直接将陈娥接下,倒是陈娥嘴唇咬得紧紧的,身子一弹,耳环晃动,消失在空中,当她重新出现的时候已经穿好衣服,回复从容,不过面色不大好看,显然受伤不光只是表面上的那些血痕而已。

此时六子阴珠也飞了回来,悬在方荡身边,六颗金丹围着那漆黑的炉鼎来回滚动。

忽然一声炸裂声响,漆黑的炉鼎猛的收缩,转眼之间便收缩成头颅大小,正是铁林蓝丹的大小,显然那些毒性将铁林蓝丹给层层包裹住了。

方荡心中一喜,伸手招过那颗听话乖巧的原本属于铁林的蓝丹。

六子阴珠此时也围拢过来,将铁林的蓝丹围在中间。

随后六子阴珠猛的一缩,犹如一颗颗宝石般镶嵌在铁林的蓝丹上。

方荡伸手触摸这颗形状怪异的六子阴珠,此时天空中的流光金锥已经再次发出剧烈的啸音俯冲下来,直奔方荡。

方荡嘴角微微上翘,念头一动,方荡脸上身上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根根的钢毛从方荡的皮肤中钻出,同时方荡的五官开始朝着面孔下塌憋下去,方荡的身形也开始变得壮大起来。

片刻之后,一个活生生的铁林出现在陈娥面前。

陈娥骇得后退几步,才想起来这个应该是方荡伪装出来的,不过,这伪装得未免有些太栩栩如生了。

方荡变成了铁林,连呼吸的方式似乎都变成了铁林的样子。

那直奔方荡发出惊天动地的啸音的流光金锥明显一怔,在空中莫名其妙的生生停顿下来。

流光金锥愣在原地因为方荡身上散逸出来的完全是铁林的气息,和铁林完全一致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一个人的行为动作语言甚至相貌都能被模仿的惟妙惟肖,但一位丹士身上的蓝丹总不会被模仿的气息完全一致。

更重要的是,就算你能将蓝丹都模仿的一模一样,但你总不可能和身为丹士最亲密的法宝生出联系来,现在铁林就和流光金锥生出联系来,彼此心意相通。

可以这么说,眼前这个就是铁林无疑!

但这怎么可能?

铁林朝着流光金锥一招手,招手的同时铁林的拇指还晃动一下,这是铁林的一个习惯性的小动作,一般人根本注意不到,但流光金锥却是知道的。

虽然明知道不可能,流光金锥还是朝着铁林飞过去,最终被铁林收入蓝丹之中。

这一下,连陈娥还有石头右卫都用一种警惕的目光注视着方荡,他们现在甚至在想是不是铁林用了什么奇怪的法术使得方荡中招了。

方荡看着陈娥嘴角微微一撇露出满脸淫、荡的笑容来道:“小娘们儿,想不想陪爷爷玩玩?”

陈娥瞳孔微微一缩,身前倏地一下遍布冰魄针,密密麻麻犹如刺猬一般。

石头右卫眼中惊疑不定,方荡难道就这么死了?他才刚刚看到希望,不会这个希望就这样被抹杀了吧?

此时铁林抬起头来望向天空,身形一动疾飞而起,倏地一下穿入云海,消失不见。

陈娥呆呆的看着火毒仙宫护派大阵构成的云层中那个正在缓缓愈合的洞,眼中呆呆的。

此时在旁边传来一阵笑声,陈娥扭头望去,就见石头右卫在那里捧腹大笑:“差点就被那小子骗了,说起来宫主也太会骗人了,从我见到他的第一天开始,他骗我,骗得我好惨,嗯,这样想起来,我还真是不太爽!”石头右卫本来还在笑,说到最后果然一脸不爽的模样,任谁在绝望时候还被人骗想必都不会太爽。

陈娥满脸疑惑,“什么意思?被骗了?”

石头右卫露出一个你也不怎么聪明的表情,然后指了指头顶上厚厚的云层道:“那是仙宫禁制,外人可出不去。”

陈娥恍然大悟,身形一动急升而起,石头右卫跟在后面道:“小心一点。”

云珠呆呆的立于云上,双目失神的看着脚下的滚滚云海,铁林是堂堂的蓝丹丹士,方荡不过是个区区的垃圾金丹持有者,这样的两个人战斗在一起,结果应该毫无悬念才对。

他们这次来,铁林一出手就将方荡杀死,才是应该出现的剧情,绝对不应该是方荡一出手就将铁林杀死,这实在是太诡异太扯淡了。

这一定是梦!

云珠放目四望,那些守卫在四周的丹士们也一个个呆呆的,他们在火毒仙宫上散开,为的就是防止方荡他们逃走,现在他们共同目睹了这一切。

他们如云珠一样,彼此张望,都能看到彼此之间的眼神之中的那种疑惑和询问。

我刚才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是不是幻觉?

“这件事一定得马上通知门中!”云珠对于铁林心中只有恨意,铁林死不死,云珠根本不关心,方荡没死才是大事,现在看来,蓝丹丹士不够用,要三品绿丹丹士来才能杀了方荡!

这里面的古怪一定是那个石头怪物搞出来的!还有那件尺形的法宝,一定是石头怪物藏起来的火毒仙宫的宝物。

陈娥在确定了眼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之后,第一时间就要离开,

本章未完,请翻页回到宫中去请更高明的丹士前来,在这里已经折损了一名金丹丹士、两名玄丹丹士外加一名蓝丹丹士,对于雄主门来说损失虽然称不上太大,但这背后却说明了火毒仙宫有一种潜力,一种必须先在马上打压下去,毁灭掉的潜力,陈娥相信自己回到门中,一定会调来更厉害的援兵,这样一想,云珠其实心中反倒有些高兴。

铁林那家伙死了才好,不然她将成为铁林的道侣,铁林那折腾人的法子她万万不想再尝试了。至于方荡,不过是叫他多活几天罢了,相较来说,这样的些许等待,云珠觉得完全值得。

就在云珠转身欲走的时候,脚下云气猛的滚动起来,随后一个身影一窜而出。

“娘子,你往哪里走?”

一听到这个声音云珠就打了个寒颤,扭头望去,回来的可不正是那个应该被千刀万剐的家伙?

“铁林?你,你怎么,你刚才不是已经……”

铁林哈哈一笑,一伸手,掌心之中钻出一颗米粒金丹来,“区区小技罢了,你难道以为我真的会被这么颗垃圾金丹杀了?”

云珠愣了愣,在铁林掌心中的果然是那颗小小的米粒金丹,米粒金丹在铁林掌心左冲右突,拼命挣扎,但就是无法脱出铁林的掌心控制。

看着这枚小小的米粒金丹,云珠脸上的神情由惊讶不解变成了嗜血般的仇恨。

云珠伸手就要去将铁林掌心之中的米粒金丹抓过来。

铁林却手掌一翻,将米粒金丹抓在手中,嘿嘿淫笑道:“想要这小玩意儿?你得将爷爷裤裆里面的大爷爷伺候高兴才成。”

云珠脸上的神情不由得微微一黯,心中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她其实是希望铁林被方荡杀死的,这样方荡也会死,铁林也死了,她也就能够得到解脱了,但是现在,虽然她报了仇,但却将永远沉沦在地狱中。

云珠忽然笑了起来,放、荡的大笑起来。

这是报应!谁让他吃了云涛的玄丹?

四周的丹士们见到铁林出来,一个个全都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们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身为金丹丹士的他们看不透铁林这样的蓝丹丹士的手段本就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说起来,铁林这样的存在死在方荡那样的垃圾手中才是不正常。好在一切都回归正轨。

他们心中暗喜,这样一来他们恐怕就能够回到雄主门中了,不必在这里继续看着破破烂烂的火毒仙宫了。

至于铁林和云珠之间的那些事情,他们全都当做没听到没看到,在心中却为铁林暗爽,这云珠一身美、肉着实是个禁得起折腾的尤物。

当然他们也就只能流流口水,不过这也并不妨碍他们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够成为一位蓝丹丹士,到时候,当真就是天下我有了。

看着铁林放肆的搂着云珠消失在远处,一众丹士艳慕无比。

然后一众丹士商量一番后,也回门派复命去了,毕竟方荡已死,他们已经没有必要再守着一座废墟耽误时间和生命了。

他们刚走,就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探头探恼的钻出来。

……

极荒古域。

原本火毒花生长之处,有三道身影盘桓在这里。

这三道身影每一个都是一个虚像,内中有一颗闪烁不休的光珠,正是丹宫的仙尊们。

他们观瞧着那氤氲不散的罪业虚火,低声说着什么。

不过,他们显然尚未达成一致。

“这件事,还要找龙宫问个明白!”

“怎么问?这次本来是我们等在这里算计龙宫,最后却不想我们的一位仙尊被折损在这里,这件事就算是龙宫做的,又能如何?若不是龙宫做的,咱们去找他们,岂不是不打自招?龙宫底蕴深厚,咱们丹宫虽然未必怕他,但现在还不是能够招惹他们的时刻,至少在那条奄奄一息的老龙未死之前,丹宫和龙宫还得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咱们炼制六子阴珠可是有大用的,那宝贝乃是莫闻宫主新近研究出来的,用来李代桃僵的宝贝,万一落旁人手中,宫主们的计划恐怕就有了破绽。”

“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不能明面和龙宫对抗,咱们可以从侧面查询一番,只要知道了都有谁到了这这里来,咱们从他们身上下手,总能找出蛛丝马迹,可惜,这里最后发生的事情被迷光珠给遮掩了,不然堂堂仙尊身死,咱们宫中总能收到一些讯息,这件事若不是龙宫做的,咱们自然找出真凶,将其诛杀,若是龙宫做的,这一次的后果咱们也只能吞下去,记在账上,等那老龙一死,就找龙宫算账!不过,要我看,这件事九成九是龙宫所为,除了龙宫还有谁敢杀我丹宫仙尊?”

“好,现在咱们就回去查查,龙宫究竟送谁来了这极荒古域!能够将仙尊杀死的,想必不会是无名之辈。”

三道身影中的一个一伸手将罪业虚火收起,四周的弱水没有了罪业虚火的驱散,立刻汹涌过来,随后三道身形一飞而起,消失无踪。

三人消失许久之后,一个身影悄悄出现在不远处,那身影一只手捂着胸口心脏处,那里还有殷红的鲜血缓缓渗出,他仰望天空许久后,就被从四周涌来的弱水包裹。

滚滚弱水中传来冰冷的声音――“丹宫!”

本章完

...

建瓯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河北工程大学临床医学院预约挂号
河南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宁波手术治疗白癜风
宁夏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