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绝症”不绝望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1:43:48

健康君说“‘绝症’不绝望”这个系列是一位优秀的美国科学家,同时也是四期癌症患者的博客连载。原作者Tom Marsilje博士是菠萝的同事,翻译由诺华制药一批优秀中国科学家义务完成。 今天这篇文章是Tom将对未来5~10年,结直肠癌免疫疗法领域发展的个人预测与展望,读罢令人倍受鼓舞。 新年伊始,为了庆祝我的博客满周岁,借这个辞旧迎新的机会,我想和大家一起来展望未来。我已经在最近一期的博文“我眼中的世界”里作过一些回顾(译者注:该篇博文的中文译文会于近期在平台发表)。但对于未来,或许充满争议,我还是要努力地以正面而积极的态度往前看。 对科学的冒然预测往往是件徒劳无益的差事。科学是探索未知之境,科学也是尝试未做之事。因为这两点,我对科学无比热爱!而也正是这两点,常常会让人们对科学的预测变得愈发困难。每当一个关键的实验成功了,原本已经是“山穷水尽”的事会立刻变得“柳暗花明”。相反,如果一个关键的实验失败了,那么原先看似“成功在望”的事则会立刻变得“遥不可及”。这就是科学,兴奋和挫折共存。正因为这样,对科学的准确预测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尽管困难重重,但我还是决定在新年之际作个科学的预测。为显示我的胆识,我要对目前发展最快但同时也是最难预料的科学领域,癌症免疫疗法,作出自己的预测。我的预测不会像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Nostradamus)(译者注:诺查丹玛斯是法国十六世纪著名的学者和预言家,著有四行体诗写成的预言集《百诗集》)写的四行诗那样,不仅晦涩难懂,而且也只是给出泛泛的,模棱两可的预示。相反,我会很具体地来谈谈我自己的想法。 我的目标是对未来的五年和十年内,目前结直肠癌免疫疗法领域中的基础科学以及临床转化科学的研究走向,作一个个人的预测。我相信,有些好的结果会比所谓的五年或十年来得更早些. 免责声明 以下博文中的观点只是我个人的,不代表任何其他人或机构。事实上,科学界在这一领域也有着极其广泛而不同的观点,我在其中可能是属于最乐天派的。另外,我也没有像诺查丹玛斯那样拥有一个可以看见未来的水晶球,来保证我对未来预测的准确性。由于科学发展的不确定性,你大可不必把我这些预测看作是真正的预言。这些预测是我对未来五年或十年免疫疗法在直肠癌治疗中一些发自内心的个人期望。我的确一直在密切不过,我的确一直在密切关注着免疫疗法在结直肠癌研究中的进展,并认真地作出自己的预测。所以我现在坦然地写出这些想法,时间将会评判这些预测的准确性。 免疫疗法的背景知识 肿瘤本身就是活的生物体。它们会进化,也会通过自然选择来对抗各种治疗。它们不停地移动,并且积极地伪装自己。对于传统的抗癌药物来说,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因为这些药物无法随肿瘤的变化而作出相应的调整或改变。目前,我和许多癌症药物研发领域的专家一样,都专注于如何成功而有效地利用人体的免疫系统来对抗癌症!我认为,免疫系统将是下一代癌症疗法中的“定海神针”。现行的针对四期癌症的传统治疗方法虽然大多数在初期有效,但由于耐药性往往以失败而告终!不同于传统药物,由多个平行组件组成的免疫系统会随机应变。当针对某个癌症的免疫系统被激活后,如同形成了一个复杂并且可移动的“药”,将和这个特定的肿瘤目标如影随形!当然,肿瘤仍然会产生针对免疫系统的耐药机制。这就是为什么即便在免疫系统的保护之下,仍然有那么多人得癌症的原因。但是,当针对某个癌症的免疫系统被成功激活之后,希望至少对于某些病人,免疫疗法将不会像传统疗法那样很容易产生耐药性。早在一百多年前,人们就已经认识到人体的免疫系统具有抗癌的潜力!例如,人们多次观察到感染与肿瘤消退之间的正相关性。我们知道,感染会导致免疫系统的激活。William Coley博士(1862-19 6)曾详尽地研究过这个现象,他因此被誉为是癌症免疫疗法第一位真正的先驱!在十九世纪末,Coley博士开展了一个前无古人的实验:他将免疫活化细菌注射进癌症病人的体内,期望通过激活病人的免疫应答来达到治疗癌症的目的。最近,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对免疫疗法的早期研究历史作过一个非常精彩而有趣的报道,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听一听。Coley博士关于免疫疗法的基本概念很显然是对的,但在当时(甚至直到最近),由于免疫系统极其复杂,人们对其细节缺乏足够了解,这一正确的治疗理念并没有自动催生出成功的治疗方法。直到一百多年后的今天,癌症免疫疗法中所涉及到的科学和技术的脚步才最终赶上了Coley博士所提出的治疗观念!更值得庆幸的是,Coley博士的女儿Helen Coley Nauts后来创立了非盈利性的癌症研究所(CRI),而免疫疗法中涉及到的许多关键性基础科学研究项目正是得到了该机构的资助。真是虎父无犬女!未来五年内结直肠癌症免疫疗法的进展预测 高MSI结直肠癌症治疗未来五年的预测: 我曾经专文写过有关高MSI结直肠癌患者抗PD-1免疫疗法初显端倪的临床结果。未来五年内,我预测PD-1路径抑制剂和当前正在进行或即将开始的下一轮组合免疫疗法,会让许多癌症患者的病症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得到有效的控制(当然不会是所有的)。其临床疗效可能会接近于当前令人惊叹的黑色素瘤的治疗效果。毋庸置疑,这将在近期内彻底颠覆高MSI结直肠癌患者的治疗方法。我之所以有意避开用“治愈”这两个字,是想把这一难以预测的结果留给写史书的后人。但除此之外,我确信在不久的将来,随时都可能出现一个既无传统化疗副反应又能有效“控制癌症”的免疫疗法。我们都将为这一天的到来而欢呼! 非-高MSI结直肠癌症治疗未来五年的预测: 用免疫疗法来治疗非-高MSI结直肠癌症患者的难度显然要大得多。我预测在未来五年内,随着新技术的发现,患者的免疫应答率会达到两位数百分比( 10%)。“应答”是指长期的有临床意义的疾病控制。这可能是我最大胆的预测,但我对此深信不疑。非-高MSI结直肠癌患急切地期望着科学和医学的进步,一旦免疫疗法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的话,这将彻彻底底地改变目前的治疗方案。未来十年内结直肠癌症免疫疗法的进展预测结直肠癌症治疗未来十年的预测(包括高MSI和非-高MSI):在十年之内,一些实验性的个性化治疗将被各个癌症研究中心和生物技术/制药公司愈来愈广泛地用于临床试验。比如个性化癌症疫苗(无论是生产的还是通过溶瘤病毒释放的)和个性化T细胞疗法(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新创的疗法NCT01174121),会逐步向更多的患者开放。尽管临床前的动物试验已经表明,治疗性癌症疫苗在结直肠癌症动物模型上的效果十分显著,但必须指出的是,动物模型中的活性往往并不一定能转化为人体中的活性,因此唯有通过人体的临床试验,才能证明/反驳这一点。初步迹象表明,越来越多的患者正在接受这一类的个性化临床试验的治疗。除了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个性化T细胞疗法(NCT01174121)以及在德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的结直肠癌症个性化疫苗的试验(NCT02600949),生物技术/制药公司也开始了个性化疗法的临床试验。比如,BioNTech和Neon公司正在分别开展针对非结直肠癌症的个性化癌症疫苗和个性化T细胞疗法的临床试验。他们只是第一批弄潮儿!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制药公司/癌症研究中心加入到个性化治疗的大潮中来。结直肠癌症个性化治疗的时代即将到来!在未来十年内,我预测个性化治疗+现代免疫药物的组合治疗可以显著提高病人对药物的应答率和药效的持续性。我的理论依据是:一方面用疫苗来向免疫系统发出识别和清除危险癌细胞的指令(或T细胞疗法是直接输入被激活的T细胞);另一方面现代免疫治疗药物可以除去癌细胞所用来降低免疫反应的隐身术。如果能在短时间内对癌细胞进行快速和沉重的打击,那么癌细胞就很难有足够时间来发展出新的不被免疫系统识别的基因突变。目前的瓶颈当前个性化治疗的瓶颈在于如何找到针对每个患者的癌细胞得以逃避免疫系统识别的根源。通过对癌细胞进行基因分析(例如全基因组测序)来确定个体化的基因突变,进而找到能被免疫系统识别的基因突变。目前科学家们正在积极研究这个领域,这也是我这个十年预言的理论来源。目前,个性化治疗还受到硬件方面的局限。首先需要建立更多的机构可以进行基因测序以及个性化治疗药物的生产,而不是让每个癌症病人飞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来做个性化治疗的临床试验!随着最近几年科学和技术的飞速发展,这些局限都将在未来十年内得以突破,从而使得个性化治疗(至少是临床试验),可以在全国范围内的多个地方同时进行。结束语正如我所说,时间将会判断这个预言准确与否。这是一个大胆而乐观的预言!作为一名科学家,我认为这个预言是很合理的,当然预言并不是承诺。作为一个病人,我充满了希望,希望有一天这个预言成为现实,让我的结直肠癌病友们有治愈的希望,让所有结直肠癌病人有治愈的希望,让我有治愈的希望。我们殷切地期待着抗癌骑兵的到来,而我已经听到了渐近的蹄声!最后,祝愿所有的中国读者新春快乐!猴年大吉!

老君炉藤黄健骨丸治骨质疏松吗
经期不准怎么调理
每日吃什么治疗术后ED效果好
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