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把演员抱摔骨折还鼓掌叫好可憎的不只这位高

发布时间:2019-03-13 00:27:46

你这人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啊? 每次听到这句话,都想翻脸。捅了你一刀子, 再拿 玩笑 做借口,堵得你说不出话来,直让人感觉恶心。昨

“你这人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啊?”

每次听到这句话,都想翻脸。

捅了你一刀子, 再拿“玩笑”做借口,堵得你说不出话来,直让人感觉恶心。

昨天,微博曝光了一段视频。

视频里,男子故意抱起女演员的一条腿,然后重重摔下。

整个过程中,他嬉皮笑脸,没有关心过女演员一眼。

更为讽刺的是,女演员被摔落在地后,男子得意地鼓起掌,台下的众人纷纷拍手叫好。

事情迅速发酵,友们也挖出了演员的真实身份——男扮女装的反串演员五姐姐。

视频现场是山东某公司年会的互动环节,男子被曝是公司高管。

四脚朝天被摔在台上后,演员三分钟没爬起来,被摔成了骨折。

疼吗?

身体的疼痛,台下的喝彩,男子自以为是的嘴脸,事后键盘侠的讥笑……这些叠加起来,足够让许多局外人觉得喘不过气。

戏弄他人为趣的人

男子把演员重重摔下时,他的眼里是不屑的。

他大摆的双臂和避开的脚步, 无一不在宣告着自己“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演员呢?因为无力反抗,就成了活该被欺压的靶子。

电影《超脱》里有这样一句台词:“我不是钞票。但我却像一张被揉过的纸币,在社会上流动着。”

在视频里的男子看来,演员就像用钞票换来的一个玩具,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掰起演员的一条腿,让演员在大庭广众之下露出底裤。

他会嫌摔得太重吗?也许他只会觉得露得太少。

《白鹿原》里,田福贤为了羞辱田小娥,当着全村人的面,扒掉了她的裤子。

那一刻,田小娥的眼睛里只剩绝望。

回到家后,她无助地问:他们为什么那么恨我?裤子都被扒哩。

之前遭遇的种种不幸她都坚强度过,这一次“扒裤之辱”却让她泣不成声。

他们有千万种方法惩罚她,只因她是一位“劣迹斑斑”的女性,就选择了最耻辱的一种。

低俗趣味里,凡是与性相关的,皆能惹得他们血脉偾张,兴奋不已。女性越是屈辱,越能引得他们产生高人一等的快感。

人先成为人,才有了身份。

李玉刚在采访中回忆过成名以前,作为反串演员艰难度过的日子。

夜总会演出时,他被客人扔瓶子、泼水,客人心情不好时,他就成了撒气筒,遭到无端辱骂。

在客人眼中,他是身份低微的“戏子”,甚至是“伪娘”,他不配得到尊重。

2016年包贝尔的婚礼上,第一次做伴娘的柳岩身穿薄纱礼服,险些被伴郎们扔进水池。

幸好有贾玲“拼死”阻拦,才没有得逞。

有友评论:如果把柳岩换成韩雪,还会有人敢这么做吗?

人格是平等的。

当那些“开玩笑”的人,拽拉着柳岩的裙子,不顾柳岩的惊呼“为什么不救我?”,不顾她死死护住会走光的胸口时,视频里满是欢笑声。

真的有趣吗?

就像视频里的男子摔完演员后为自己鼓起的掌,只不过是恶趣味罢了。

起哄者之恶

更可悲的是,台上台下的观众,都在趁机往羞辱演员的氛围里掺上一脚,哄笑着叫好。

勒庞在《乌合之众》里写到群体的效应: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约束的一面。

围观者之恶,在于不知自己的恶,可以杀人。

当起哄声蔓延,冷静被冲散,多数人都成了幸灾乐祸的看客。

2011年8月23日,意欲跳楼的上海女大学生在左右犹豫之际,看到的却是围观的人举起相机起哄让她跳楼。

“她哪是在跳楼,要跳就不会等到警察来了。”

甚至有些人用她的性命做赌:她肯定不会跳,跳了,晚上我请你。

一字一句都在刺激着这个女孩的单薄自尊,后来,女孩从5楼坠下。

尽管最后,她被救生气垫拉回一条命,但跳楼前见到的那些,女孩恐怕一辈子都难以忘怀——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说,你的存在没有任何价值。

当情绪战胜理性,离当事人最近的人,刺的刀也最深。

《中国好声音》学员周深因空灵嗓音惹人惊叹,

把演员抱摔骨折还鼓掌叫好可憎的不只这位高

然而不一般的嗓音,也让他经历了许多恶语。

他在采访中提到,初中时,班上同学会叫他“泰国人妖”。

同学们有意无意间会对他的嗓音作出评价,说些难听的话。那些遭受的白眼和讥讽,成为周深最不愿想起的过往。

无缘由的络喷子

络里披着各色马甲的围观路人,也在讲着低智言语。

“为了钱自己犯贱。”

不管遭遇如何,在他们眼中,演员被摔骨折,都和拜金、不自爱脱不掉干系。

法国平权最高委员会调查过“性歧视络骚扰”的现象。结果显示:全世界73%的女性都见到过络霸凌,其中40%的女性有亲身经历。

而英国的调查结果是,85%的受救助妇女同时经历生理和络暴力。

零成本的络暴力,可以轻易定义每一个人,以极端的姿态把人的理性吃干抹尽。

演员石头姐Emma Stone说过:哪怕有100条好评,只需1条差评就会让我陷入自我怀疑。

因此她关掉了社交平台,选择不去面对那些丑恶的嘴脸。

柳岩在经历了被“闹伴娘”事件后,成为第一个出来道歉的人,络评论的风向却从心疼柳岩,变成了柳岩炒作。

阿娇在经历“艳照门”后,被迫活在冷眼中长达十年。

络看客不关心真相与清白,他们在乎的,只是好不好看。

心理分析医师让·文特分析过敏感者的心理:当责备的话表达的,恰恰是这些人对自己最关注的部分时,简单的一句话,也会使这些人有被剥光的感觉。

你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别只做看客

表达立场很简单,可现实生活中,能够秉持自己的立场的人却少之又少。

电影《嘉年华》里,本该联手压制黑暗面的人,却成了受害者、律师和孩子父亲探寻光明最大的阻力。

案件目击者丽丽为了保全工作,说了谎;丽丽的老板不想惹麻烦,隐瞒了实情;受害者父亲在游乐园工作,园长却用工作胁迫他“闭嘴”……

当事情真的发生在身边,人们看重的,也许还是自身的利益。

我们愿意相信,年会观众里有部分人觉得男子“无耻”,但他们没有出手相助。

在真相面前,围观者如此强大,又如此单薄。

有人说: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发生谁能管得过来?

可对于受害者来说,沉默就是助长了施害者的威风。

越多的人选择冷眼旁观,会有更多的施害者肆意横行。

《熔炉》里说“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能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恶也许是不经思考的,但思考,能为我们迎来更多的善。

愿世界上少一些看客,多一些理性与勇敢,好为善良留一个空间。

参考资料:

[1] 光明:剪掉女小偷衣服示众,解恨但用力过猛

[2] 南方:深圳公开处理百名卖淫女和嫖客 千人观看

[3] Maeve Duggan. Online Harassment. Pew Research Center .2014.10.22.p:1

[4] Gong L J, Hoffman A. Sexting and slut-shaming: Why prosecution of teen self-sexters harms women[J]. Geo. J. Gender L., 2012, 13: 577.

[5] Cheung A S Y. A study of cyber-violence and 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 liability: lessons from China[J]. Pac. Rim L. Pol'y J., 2009, 18: 323.

[6] Herring S C. Gender Violence: Recognizing and Resisting Abuse in Online Environment[J]. Asian women, 2002, 14: .

[7] Shaffer M A, Joplin J R W, Bell M P, et al. Gender discrimination and job-related outcomes: A cross-cultural comparison of working women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J]. Journal of Vocational Behavior, 2000, 57(3): .

相关Tags: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